【妖夜綺談】宵闇異聞其之ㄧ


【事件內容】

聽說帝都的聖瑪麗亞女子學校中,有不可思議的傳聞呢!
舊校舍中總是傳出像在進食,咕嚕咕嚕悉囌悉囌…的聲音,好可怕呀。
因為太恐怖了,所以完全沒有學生敢靠近並進入查看。



【來源: 妖夜綺談─異聞一


紅:去探個究竟,卻撿回了一隻動物。
黑:去探個究竟,遇到了舊校舍幽靈。

藍:去探個究竟,結果卻在女子學校當中迷路。
綠:完全不想去,因為聲音的來源是自己。


※另補充弟弟方的作品



===



「匡,陪姊姊出去走走吧?」

女子對著靠坐在廊上牆面的人說道,而說話的對象沒有任何回應,甚至是連頭都沒有轉過來,就緩緩地從木質地板上起身,然後逕自躍過她往門外走去。

女子見狀,也只是笑了笑,看來弟弟的心情不錯,沒有像大多數時候,對於她的叫喚没什麼反應。

雖然對於自家弟弟來說,並不是以心情好壞之分,而是用「想」與「不想」來作為行動的依據,這次對於她提出的要求,他只不過是正好「想」作這件事,如此而已。

兩姐弟在長久的時間都深居於山中,除了姐姐為了日常的生計會下山進入人們生存的區域以外,弟弟幾乎都是足不出戶的狀態,日子久了他也就沒有特別對山下的世界有所動念。



兩人出外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黃昏時刻,當行走在路上作,妖異的紅日隨著落下的動作,將兩人的影子逐漸地拉長、拉長、隨著角度的變換不時地晃動,而那兩道隱身於餘暉的模糊背影,也因此更添幾分詭譎。或許這也是黃昏被人們稱作「逢魔之刻」的原因之一吧?眼前所見之物皆在光影的變換之下,倏地看不清其正身。

女子望向自家弟弟的背影,他走在距離自己斜前方不過兩步的距離,丹火延燒著少年頂上一片青空,火光點綴著淡色的髮梢熠熠,但身影依舊顯得淡漠,像是完全不在乎這席捲而來的意外,任由那餘暉覆蓋著全身,踩著木屐的步伐呈現著平穩的節奏。從她的方向可看見他素白面具的一角,此時已被染黃,卻無法窺探那面具底下的表情,但身為姊姊的她大致上可以猜想,大概是如同那深山的湖水面般平靜無波吧?

「正好有點涼了呢,比剛才早上要舒服些。」

女子對著自家弟弟的背影說道,隨著細微的頭部動作和微風的吹拂,櫻色的髮梢輕輕地掠過女子白淨的臉龐,帶來些許的輕柔感。

然而前方的人還是沒任何的回應,只是走著。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通常都是她發話,而他靜默,就算開口語句也是簡短的,少年小的時候似乎還會多說上幾句話,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和外表的成熟,似乎話就越來越少了,甚至在一般的日常情境,會顯得她在自言自語一般。不過她已經非常習慣弟弟的「想」開口就開口了,基本上他還算聽從長姐的話語,前提是只要他「想」的話。

也因為弟弟的想法和行為都相當的單純,所以她並不擔心他。

──只要他安穩的待在她看得見的地方就好。



走進了帝都的街道上,與舊時代的風景不同,此時依然有許多的人遊走在大街上,因為國家相繼從國外引進了高超的技術,在主要的街道上設立了不會熄滅的燈火,於是人們開始毫無畏懼地在夜晚當中行走,在女子看來是變得有些肆無忌憚。

──果然不應該走到這裡的嗎?

她忍不住這樣想著,本來只是隨意走走,想著許久沒有走到都城的街道上,沒想到卻是如此地嘈雜,連晚間的空氣都顯得混濁,想要悠閒散步的心情頓時間少了大半。

另外一方面則是,雖然隨著時代的演變,人們開始身著奇裝異服。為了巧妙融入人群,他們還是選擇隱藏自己真正的模樣,但因為弟弟個性的關係,他幾乎不太掩飾自己,即使服裝換了,特殊圖樣的面具卻總是不會從臉上拿下,這使得他從方才就一直引來路人視線些許地駐足,這讓女子感到有些不愉快。

當女子正想要開口叫喚自家弟弟回頭的時候,正巧聽到了路旁人們的談論事情的內容。

「您聽說了前面那間女子學校的事情了嗎?」身著和裝的其中一名男性對著同伴說道。

「啊、是那間聖瑪麗亞吧?最近好像鬧得挺沸沸揚揚的。」

「可不是,聽說是鬧鬼阿。」

女子有些好奇地駐足,而前方的少年大概是感受到後方的自家姊姊停下了腳步,於是也跟著停下。

「不會吧?我猜肯定是那些年輕女孩子讀書讀悶了,才會隨便編個流言吧?」

「我本來也是這麼想,不過聽說連某個誤闖的人都聽到了。」

「哦?」

那名首先開啟話題的男子舉起手,像是要掩蓋住自己同對方說話的聲音,些為湊近對方的耳邊說道,不過女子憑藉著敏銳的聽力,還是可以清晰聽到他們的對話。

「好像是對街的那家少爺遇到的,因為某些原因好像不小心就誤闖到那學校的舊校舍,結果當他想回頭的時候,卻聽見後方清楚地傳來聲音。」

「你說聲音?」

「聽他的形容那聲音聽起來很像是吞嚥和咀嚼東西的聲音,不過實際上就不知道了。」

「若是真的,也真是怪異呐,搞得我也忍不住毛了起來。」

另一名男子有些遲疑地說道,不等他們接續著話題,原本停下腳步的青髮少年便又開始朝著前方走去,而那個方向正好是剛才那兩名路人談論著的,聖瑪麗亞女子學校的所在之處。

「啊啦啊啦,匡有興趣嗎?」

少年逕自向著女子學校的方向走去,沒有回應姐姐的問話,女子無奈地笑了笑,雖然原本想打道回府,卻也還是溫順地跟在自家弟弟的後頭。

隨著青髮少年前進的方向,他們約莫徒步了不過一刻鐘的時間,便來到了傳聞中遭到妖魔入侵的學校,不過放眼望去週遭似乎都還算平靜,由於過了學校授課的時間,整間學校看來空蕩蕩地,女子猜想大概是受到了傳說的影響,附近早已沒有任何人徘徊。

她仔細地打量著眼前的建築物,這與以前人類的孩子所學習的私塾不同,有著比較完整包覆的建築,而且外觀看來相當新穎,想必是新搭建的校舍吧?

「記得剛才那些人好像是說舊校舍?」女子說道,然後便看見自家弟弟走往另外一個方向,走進了校園內部此時是一片寂靜,他們並沒有感受到附近有人的氣息。

這就是所謂的學校?雖然幾次下山她也多多少少接觸了些人們的日常,不過卻不是都實際看過,女子對於眼前所見的事物倒是開始有了好奇,她看了看木製的建築搭建著比外頭的民房還要高的幾層,從外圍看來建築物裡頭似乎還分著幾個隔間,不過她由下往上看,有些看不太清楚裡面的隔間究竟是做什麼用途的。

反觀女子對週遭的事物的好奇,前方的少年完全不感興趣似的,只是越過了建築物的廊道向前走。

當他們走到了比較隱密的校園後方,便看見了眼前有一棟看來有些陳舊的建築物,也許是因為鮮少人在使用的關係,有些外觀的部份可看得出它缺少了補強和修繕。到了目的地,櫻髮女子與青髮少年便走近觀察,没看見什麼人影徘徊,但也還沒聽見什麼聲音。

──嗯,難道真是人們的傳言而已?

她確實是對傳說事件有點興趣,不過卻不抱任何的期待,因為人類用言語穿鑿附會的傳言,常常與真實的情景是天差地遠,舉例來說,他們對於鬼的想像和傳說,都是凶神惡煞、勇猛威武、甚至長著犄角與獠牙的凶惡妖怪,但實際上見過鬼的人卻寥寥無數,甚至是沒有。

不過就當女子這麼想的時候,耳尖的她就聽到了前方傳來了微弱的聲響,她又在更走近了些,便發現校舍裡頭傳來了,類似「咕嚕咕嚕──」、「窸窣窸窣──」的聲響,確實是與傳聞中所形容的,進食的聲音有些相似。

「要進去看看嗎?」

她問,本來按理說對方應該會走進去的,但沒想到他這時候卻轉頭,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與聲音傳來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向。

「哎呀哎呀……」

女子看著自家弟弟的舉動,雖然些許地疑惑,但也繼續跟在他的後頭走著。眼看著隨少年所前進的方向,兩人幾乎是離舊校舍的位置越來越遠了,只見前方的人依然沒有停下,甚至還拐了另外一個方向。

──嘻。

女子舉起粉袖,輕掩著朱唇偷笑,看來對方果然如同自己所想的一樣,並不是對那傳聞中的妖怪作祟事件,抑或是聲音的真身感到興趣,不過是正好「想」要往這個方向走而已。

對於弟弟的行為沒有感到意外,倒不如說這才是最平常的。

啊、不過就這個方向走下去會到哪裡呢?



兩人又徒步在校園後方的位置行走,接著青髮少年突然頭一轉,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個瞬身,便不見了人影。

「嗯?」是發現了什麼嗎?

她望著少年消失的方位,靜靜地等候著。

沒過多久,少年便從暗處現身,右手好像還抓了個不明物體。

「點心。」

很難得的,他開口說話了,然後在自家姊姊的眼前舉起了手中的物體,被抓著長耳的肥碩野兔,此時正掙扎地踢著後腳,想要從抓住牠的獵人手中逃脫。

「這樣啊...那麼就帶回家煮鍋吧?」女子瞇起眼,朝著弟弟嫣然一笑。



最後,姐弟倆人便離開了校園的後方,邁出這塊土地的大門往回家的方向前去。



至於那個傳說中的真實情況究竟是?

反正,也無所謂了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