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落英紛飛之時



她以前非常地討厭自己的樣子,尤其是頭髮的顏色。

經過了長時間的洗鍊,雖然外表還未完全脫離孩童的稚嫩,卻也漸漸有了少女初出般的感覺,即將含苞待放卻也青澀。隨著她的樣貌越發成熟,她越覺得在看著自己的同時,就像是在看著「那個人」一樣,五官的相似程度令人驚異。不過,她們仍然有不同的地方,除了雙眼的瞳色以外,那個人擁有相似於朝霞般的奪目、又像延燒著事物數十里的朱火的顏色,相當適合那久占春風、妍姿豔質的紅色椿花。

少女則不同,一出生的時候就是這樣淡的髮色,也沒有因為生理上的成長而有所變化,彷彿下一刻就會花白而凋零,看著看著總覺得有些異類。

「姊姊。」

正在沉思當中的少女聽到呼喚回過頭,一名戴著面具的童子望向她這邊,似乎正專注地看著什麼。

「怎麼了呢,青鬼?」

她微笑看著那稱呼自己為姊姊的孩子,但他又突然不發一語,只是透過那張面具朝著自己的方向,那視線的感覺就像是在觀察什麼。少女見狀,雖然有些疑惑他的舉動,但也就任由他看著,沒多說什麼。

她的弟弟,明明是與自己血緣最為相近的親弟弟,卻與自己完全不同,甚至也不像那個人一樣有著赤紅的顏色,而是與之相對應的,宛如那廣闊延綿的蒼藍天井,就像她呼喚他的名稱一樣。

看著弟弟──青鬼的時候,她的心裏總有那麼些奇怪的情緒,好像隨時都會從體內迸發而出。

既不同於生母,也異於胞弟的樣貌,那麼她究竟算是什麼呢?一出生就不被期待的她,降生在此的目的又為何?既不是赤色,也不是青色的自己,有著什麼樣存在意義?

每次,內心都同樣納悶著,卻仍舊不得其解。她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是為了什麼,或是為了誰,打從一開始就是個不存在於此的事物,無法獲得某種生存的實感,然而就在她疑惑著的同時,心底的某一塊角落卻悄悄地發出了警戒的聲響──若是她真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想必現在所看見的、所擁有的,便會在一夕之間毀壞殆盡了吧?

不斷重複著的矛盾,也漸漸地侵蝕著她的內心。

「...很像。」

「什麼?」

年幼的弟弟又突然低聲說了些什麼,少女並沒有聽得很清楚,於是對他發出了疑問。

青鬼此時緩緩舉起了細瘦的右手,用手指著少女身後的事物,「姊姊...和那個很像。」

聽到弟弟的話,她下意識地轉過了頭。

這時,映入眼前的,是不知何時悄然綻放的櫻花,花瓣隨著微風一片一片地落下,姿態十分虛幻且飄邈,霎時間奪去了她所有的視線。



於是,少女又再次回望著青鬼,笑了。

「這樣啊,那麼姊姊...就是櫻鬼了吧?」她說著,隨風揚起的長髮,揉和在背景那絢爛舞落的淡粉之中。



像是在這一刻被允許存在了一樣,少女的身姿佇立在這顆櫻花樹之下。



在櫻花紛飛之時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