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宵闇異聞其之二


【事件內容】

老身村裡的幾個孩子,偷偷地跑去神岳山上的破神社玩捉迷藏,結果全部失蹤了。
山腳村莊的大人們敬畏山中神靈及鬼怪,並不常到那個地方去…
唉呀呀…這可怎麼辦才好呢?我的孫兒該不會是被天狗大人神隱了吧!



【來源: 妖夜綺談─異聞二


紅:去探個究竟,遇見了天狗。
黑:去探個究竟,檢查枯井時不慎跌落。
藍:去探個究竟,探索廢棄神社發現失蹤的孩子。

綠:去探個究竟,結果自己跟孩子一起被綁票了。


※另補充弟弟方的作品



===

「呐呐──大姊姊!跟我們玩嘛~」

「一起玩吧!」

在偌大的神社中,有幾個穿著和服的孩子圍繞著一名女子,不斷地拉著她的雙手央求。

「可是...大姊姊有事情要忙呢?」一襲櫻髮繫於頭後的女子有些無奈地看著面前的孩子們,看上去有點困擾的樣子。

本來她想著要採集藥草,但需要的東西得到這附近的山林才找得到,所以只好花點時間越過河谷到這邊的高山,順道也來在這神社附近探探狀況,沒想到才一走近這裏,就被在神社庭院裡玩耍的人類孩子們給團團圍住,成了現在的狀況。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地區較帝都或是其他人口密集的地區偏遠一些,小孩子們也顯得純樸沒有心機,對像她這樣陌生人非但沒有遠離,反倒是很有興趣的樣子。

「要忙什麼?」其中一個孩子歪著頭問。

「恩,要採藥草喔。」

「咦、那聽起來好無聊喔~」聽到女子的回答,發問的孩子馬上就堆起了苦瓜臉,「還是跟我們一起玩比較好吧、呐?」像是在徵求其他孩子的同意般,他轉頭看著同伴,而旁邊的孩童們也紛紛點頭表示同意,直說著「對呀、對呀」。

「哎呀哎呀,這該怎麼辦呢?」見孩子們糾纏得緊,她一時之間還真不曉得該如何擺脫。

最後沒有辦法,女子只好與孩子們約定好就玩一會兒。



八重一向都不喜歡人類,他們虛偽且弱小,總是靠著群聚來擴展勢力,得到一點力量便會驕傲自持,實際上根本沒有什麼能力,還相當地脆弱,總是輕輕一碰就碎了,就好比現在這些一直衝著她笑嘻嘻的孩子一樣,只要她想的話,他們的生命馬上就會一個個地被自己輕鬆奪取,身軀也會在一瞬間毀壞殆盡的吧?

但是,她現在並不想這麼做,也許是因為自己心情還正好的緣故,覺得陪這些小孩子們玩玩,倒是無所謂。



「…八、九、十──躲好了嗎?」一名綁著馬尾、年約五歲的男孩子捂著眼睛數數完了以後,對著身後喊道。

「還~沒~有~!」他的身後傳來了此起彼落的回應聲。

於是那個當鬼的孩子又再次轉身數數,等到再次數完了以後,他又對著身後空無一人的庭院問道:「躲好了嗎!」

這次就沒有任何人回應了,知道同伴們全都躲藏在神社的某處,他開始扮演起捉人的鬼的角色,急急忙忙地在附近到處跑來跑去地尋找。從遊戲開始的時候,他已經當了好幾次的鬼了,每次好不容易抓到了人,但下一輪就馬上被當鬼的孩子給找到,這讓小男孩覺得有些懊惱,決定等一下一定要馬上抓到人。

不過其他孩子們躲藏的功夫似乎都相當了得,他幾分鐘前從神社的暗處開始,接著往附近的草叢裡面找來找去,再回到同樣的地方找了好幾次也沒有結果。就在他忍不住感到失望的同時,突然發現神社主屋的後方似乎有個人影,他興奮地跑了過去,馬上就發現了那個中途加入的大姐姐躲在這裡。

「啊啦,被找到了呀?」櫻髮的女子轉頭望著那名當鬼的小孩,然後舉起右手的食指抵在唇間,「噓──不可以說出去唷?」她輕聲說道,接著揚起了嘴角嫣然一笑。

面對較為年長的女性就算是小孩子也會忍不住害臊的吧?小男孩臉頰有些紅紅的,接著用力點點頭答應不會說出她的躲藏地點。女子見狀依然微笑著,接著就看她用手指比了比與自己反方向的位置,示意要這名當鬼的孩子往那個方向尋找。

跟著女子指示的小男孩朝著另外一頭跑去,果不其然就在那裏的草叢裡面發現一名孩子。

「找到了!」當鬼的孩子開心地歡呼道。

「呿!為什麼我會先被你找到阿?」被找著的孩子忍不住抱怨道。

躲在另一頭的女性這才微笑著站了起來。



──差不多也該離開了吧...?

八重看了看太陽的位置,再過兩個小時就要到了她告知弟弟自己回去的時間。再花點時間找找自己要的東西,然後就回家了吧?她心裡是這麼想著的。

正當她準備要背起起自己的竹簍離開的時候,突然閃過某種異樣的感覺。

──有臭味...
──是其他的妖怪嗎?

女子舉起粉袖掩住鼻前,企圖遮擋不知從何而來的異味。
當她還在納悶的時候,便看見了有道奇怪的黑影從後方出現,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直覺得一記疼痛從脖子傳來,下一秒八重就失去了意識。



──唔...。

當她再醒來的時候,早已經不知道被帶到了哪裡,週遭的景色變了,並非原先與那些孩子們一起遊樂的戶外,而是某個建築內部。

──是神社裡面嗎?

從窗板頭社近來的光線來看,她知道已經是近黃昏的時間了,雖然內部有些陰暗,但女子的眼睛依然還可以辨認得出樑柱的模樣,以及外頭模糊的景色相對位置。她又低頭看看旁邊,有幾團黑影此刻正挨著她,仔細一看都是方才玩捉迷藏的孩子們,看來她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人襲擊,然後抓進來這裡。

脖子上的疼痛感依稀還存有一些,八重站起身來推了推眼前的門板,而果然不出她所料的,門板早已經被刻意封死。

「恩...」八重打量著有些陳舊的門板,若是以她的能力應該還能夠直接破壞掉,但要是這樣的話,事後還得來把這裡收拾乾淨,總覺得有些費事。

就在她還有些猶豫的時候,身後的孩子們開始一個個地醒了過來,他們起初還有些呆楞地看著週遭,接著就有個孩子因為害怕開始哭了起來。

「哎呀哎呀,怎麼哭了呢?」她走過去低下身,看那孩子害怕的樣子,不得已只好用衣袖擦擦那孩子的臉。

八重將孩子慢慢地安撫下來了以後,他們才又恢復成上午的活潑聒噪,好像剛才的恐懼完全都不見了一般。有些小孩開始好奇地打量著神社的內部,有的人則是因害怕而緊挨著她。

真傷腦筋呢,看來是越來越難逃了。本來她應該是可以輕鬆逃離的,不過想到在這些孩子們面前有可能會暴露鬼的身分,便覺得似乎有些不太妥當,若是太招搖的話可能會為往後帶來些麻煩的事情。

「姊姊、姊姊,為什麼妳總是這麼快能找到我們呢?」正當八重還在想怎麼能夠不引起懷疑地逃出時,那個最後一次當鬼的孩子突然抓著自己的袖角問道,比起現在的情況,他好像比較在意上午玩捉迷藏的時候的事情。

「這個嘛,大概是因為姊姊的眼力比較好吧?」她微笑著回應道。

「欸~是這樣嗎?」他揚起童音說著,不知道是因為驚訝還是因為懷疑的成分居多。

此時另一個孩子抓著她另一邊的袖子說著,看來有些害怕的樣子:「姊姊,怎麼辦?我們能不能回家呢?」

「恩...應該可以吧?」

「剛才是什麼?我看見他有好大的翅膀呢!那是不是妖怪呀?」又有孩子緊接著問道,也許是在被抓之前有看見了什麼東西吧?

整個神社的內部因為孩子此起彼落的說話聲響,而顯得熱鬧了起來,本來還有點害怕的人也不再苦瓜臉,好像一點也没有意識到他們此時此刻是被囚禁的狀態,反而像是一群孩子聚集在這裡聊天玩耍一樣。

都不知道下一刻是否能夠平安無事,所有人只能等待救援的情形下,他們還是這樣樂觀的樣子,看來這些孩子還真是不懂得害怕,不知道該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呢?看著孩子如此天真的模樣,八重感覺到些許複雜的情緒,但她並不想去思考那是什麼樣的感受。

這時候她突然感受到了某個熟悉的氣味,接著那道原本緊封住的門突然發出了「吱嘎──」聲響被打開,一名高大的身影便出現在那扇門的門口,八重見狀忍不住笑道。

「啊啦,你來了?」

認出了眼前的少年正是自家弟弟的八重,難掩著欣喜的心情,她相當明白弟弟的行動完全是端看意願而為,若是說他是特地離開家門來尋找自己的,這理由實在是不太可能,不過她也不否認被青鬼找到的時候,自己是有些開心的。

青鬼並沒有回應她的話,只是那帶著面具的臉緩緩低下頭,朝著她和孩子的方向看過來,或許是因為那詭譎的圖樣十分衝擊的緣故,本來呆望著青鬼的孩子們在看到他的臉的那一刻都「哇──」的一聲,全都哭成了一團。

「...找到姊姊了。」

然而眼前的少年完全不理會孩子們大聲哭鬧,又或者是覺得實在很吵,他只是淡淡地拋下了這一句之後,又轉身從門的後方離去。

「呵、真拿這孩子沒辦法。」果然是隨心所欲的呀。

──不過幸好門也開了,待會兒直接走出去就行了吧。

於是她又花了點時間趕緊讓孩子們冷靜下來,然後在前方帶頭示意要他們趕緊出去了。神社的內部還不算複雜,所以所有人幾乎是走直線就來到了大門口,就在她覺得還有點順利過了頭的時候,八重又聞到了稍早察覺到的臭味。

接著聽到了某種刺耳的聲波傳進了耳中,令她相當不舒服地跪倒在地上,而身後原本還活蹦亂跳的孩子,因為那高聲波的影響,突然一個接著一個的昏倒在了木質地板上。

等到聲波停止了以後,她才忍著不適緩緩抬起頭來,朝著不遠處的門口望去。

這時候一頭身長大概約一米五的巨大黑影出現在門口,但因為展開的黑翼的關係,使得那妖乖的影子看起來足足有三米以上的長度。

「女人...居然醒著阿,以人類來說很厲害了。」那只巨大的蝙蝠妖怪盯著她,眼珠在黑暗中閃動著金黃的光芒說道。

「...」

「餓了好幾天,本來還想好不容易可以吃小孩的肉,沒想到又有年輕女人的血肉奉上,看來今晚還真是好運阿,哈哈哈!」

她没說話,只是掩著耳朵看著那妖怪。

而對方以為女子已經嚇傻了,於是咧開嘴角露出了獰笑。:「放心吧!等我先吃完那些孩子,就來慢慢地享用妳。」

說完,牠跳到了那些小孩的身旁,張開了充滿唾液的大口,想要把面前的一個孩子給吞下肚。

「啊、嘎!」還以為牠就要吃掉小孩子的時候,蝙蝠妖怪突然仰頭停頓住,像是被什麼東西牢牢困住了一樣,有些痛苦地張口呻吟。

這時候,從門外透進的月光緩緩地照亮了神社陰暗的內部,而妖怪的周圍不知道何時多出了許多密密麻麻的絲線,從四面八方將牠的身軀、翅膀、爪子給緊緊套住。

「哎呀哎呀,沒想到居然被你這樣的妖怪給襲擊了。」

原本還痛苦地蹲在地上的女子,此時像是沒事般地起身,然後轉頭朝著蝙蝠妖怪的方向望去。

夜色悄悄地映照著女子的樣貌,因為背光的緣故看不清楚她的容貌,只是那圓潤的頭頂弧線上多了兩隻看起來像是犄角的黑影,而應該是面部的位置則是閃著緋紅色的光芒,在一片黑暗的地方看來更像是鮮血的顏色。

「啊、啊、妳!」大概是因為全身都被困住的關係,包括喉嚨也被絲線刺穿,妖怪十分驚恐地望著女子的方向。

「真是...難得的好心情都給毀了呢。」女子偏著頭說道,語調雖然十分溫柔,但溫度卻隱隱有些冰冷。

一想到被這樣弱小的傢伙從背後襲擊,又不得不跟一群人類孩子被關在這種地方,她就十分地不開心。

「妳、妳不是...人...是...啊嘎!」

「喔呀?明明都刺穿喉嚨了呢,沒想到還能說話……」女子笑了笑,「那麼請問我該怎麼料理您好呢?」

「請、請放……」

「算了,反正我也不太愛吃蝙蝠肉,所以……」女子的語氣轉而低沉,「就請在這裡了結了吧?」

妖怪驚恐地看著她,就在下一刻,那黑色的巨大蝙蝠突然痛苦地嚎叫,然後身軀就在一瞬間四分五裂後,化成一陣煙霧飄散在空氣之中。



小男孩從黑暗中幽幽轉醒,他還記得剛剛好像是跟著那個大姊姊跑道門口,然後之後的事情就不太記得了。

「啊、大姐姐!妳在哪裡?」他焦急地尋找著女性的身影,接著便發現了門口處似乎有個熟悉的身影,於是開心地跑了過去。

但當他跑近一看,便看見了清麗的容顏上多了兩隻角,察覺到了小男孩的走近,女子緩緩轉過身來,那原本與一般人無異的雙眼此時漾起了詭譎的紅光,讓小男孩看著看著,忍不住倒抽了口氣。

「啊啦,被看到了呀?」夜色染上了女子一頭櫻髮,更添加了某種妖異的光輝。

小男孩只是愣愣地看著,彷彿所有的意識都被眼前的女子給奪去了一般,只見她緩緩地舉起纖長的食指抵在唇間,然後用著輕如春風的語調說著。

「噓──不可以說出去唷?」她同那個孩子露出了微笑,「要不然的話...」









其之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