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贈予之物


在某一天的午後,八重一人將洗濯、打掃...等等的家事給做完了以後,她獨自一人端坐在屋外小憩,抬頭望著逐漸被晚霞所染紅的天空。

山野生活的步調靜謐和緩,她的一天開始就是從準備家人的早餐開始(實際上也只有她與弟弟兩個人),再來就是些瑣碎的家務事,中午再準備午飯,偶爾有點時間她會穿越到更深的山林中採集些藥草和野果。採集藥草拿來搗藥算是她的一點興趣,以前弟弟出外回來常常弄得一身傷,她就會先拿點止血用的草藥幫他療傷,後來就學了保存的方式把藥草做成藥品備用,雖然她們通常不需要藥品的輔助,也可花費時間自癒,但久而久之也就成了習慣,而且像這樣製作東西、打發時間也是不錯的。

假使在晚餐前如果還有點空閒,八重就會像這樣坐在廊外,靜靜地看著外頭沉思,她想若是現在有櫻花的話,大概會一直想觀賞著吧?可惜現在已過了花季,原本怒放的淡粉彩霞已經轉而變成了郁郁青青的枝葉。

──那孩子不知道去那兒了。

弟弟似乎自己一個人出去晃蕩了,從中餐以後就不見人影,連屋子周邊也感受不到他的氣息,她大概知道弟弟會往深山裡面去,有時候他是單純去閑晃,一時興起會狩獵些野味回家;有時候是偶爾想要換換不同的角度觀賞風景,常常往森林的高處上去,然後望向某一方過了一整個下午。八重可以想到各種不同的可能促使少年行動,但不確定會是哪一項,因為他常是隨心所欲,可以一直為了同一個目的,也甚至可能下一刻就變換個念頭。

也差不多是該準備晚餐了。

她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孩子只要肚子餓了就會回來了吧?

「今天要煮什麼呢?」八重走進了屋子後頭的爐灶,然後看著籃子裏面收集的野菜和生米。似乎可以考慮做個蔬菜雜煮,醃肉似乎還剩下一些,這樣一餐就解決了。

考慮好了之後,她一邊動手將米洗乾淨後拿去炊煮,另一邊也沒閑著把蔬菜剝梗去皮切好,然後同碎肉一起拿到屋子裡面,客廳的暖爐上早已經煮好了味噌湯,只要把材料丟進去一起燉煮就可以了。

等到晚餐也已經準備好了,她發現弟弟還沒有回家來。

「真是奇怪了...」好像比平常要遲了一些。

晚餐都已經好了呢,難不成是像之前一樣坐在巨松木上一整晚?

她還記得弟弟第一次下午不見了人影,晚餐時間也沒有回到家來的時候,自己曾經焦急地等了一整個晚上,一直到了隔天早上天還未亮他才回到家來,問了之後才知道原來他只是想要看看遠處的海潮變化,所以就找了山裡最高的那顆已經生長了幾百年的巨松木爬上去,就這樣從下午看整夜到清晨。

說不定這次也是這樣子的吧?那麼為了怕他突然回來餓著了,她決定用完晚餐後還是先熱著這鍋雜煮湯。

正當八重這麼思考的時候,她突然感受到弟弟的氣味在屋外不遠處的地方,朝著家的方向走近,她像是有些放心似的笑了笑,然後繼續低頭用勺子攪拌著那鍋湯。

這時門「唰──」地一聲打了開來,帶著面具的淺色頭髮的少年就站在門外,自顧自地走了進來。

「回來了啊,匡。」八重用微笑迎接返家的人,「正好趕上晚餐時間了。」

他沒有回應,只是向她走來,然後脫下了腳上的木屐,踏上了木質地板。八重拿起碗來,動手在米鍋中盛滿了一碗白飯,連同筷子一起遞給了他,「肚子餓了吧?」

但對方並沒有接下碗筷,只是坐著然後一直看著她。

「怎麼了,有話要跟我說嗎?」察覺到了弟弟的舉動,她問道。每當有事情要跟她說,或者是與她有關的時候,他總是這樣很直接地面對面看著她。

接著,匡原本收在袖口的手伸了出來,這時候似乎是注意到了弟弟的手中似乎有某個物品。

「給。」他將那個物品拿給八重,只是簡短地說了個字。

「這是...?」

她接過手來,發現是個以往不太常見的東西。

這是一個精緻的工藝品,木刻的葉子上頭鑲嵌著琉璃雕成的粉色櫻花,旁邊只是搭配了些紅色現編成的稻穗和珠子點綴一下,從物品的樣子還有構造看起來,這應該是一個頭飾。

她端詳了下手中的髮飾,然後問道:「給我的?」

匡只是點點頭表示。

「為什麼呢?」八重笑問,以往弟弟都是自己想做什麼就做,行動上也都是為了他自己比較多,她還真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要給她這個東西。

「跟姊姊很像。」

「嘻──是嗎?」她笑出聲來。

的確是很像弟弟會做的事情,僅僅只是因為覺得很像所以想帶回來給她。

即便不是本意,但她還是當作了那是家人贈與她的東西。

八重將那枚髮飾別上了左側的髮,然後朝著弟弟問道:「...如何?」

匡沒回應,只是低頭拿起了盛裝米飯的碗和筷子,大概是覺得餓了想吃飯。

「我覺得很好看,謝謝。」她說道。



這或許也是第一次,她對著誰說謝謝吧?

只是一個普通的舉動、一句普通的話,她卻感覺到了不同於以往的高興,真是不懂。



不過就在事後,八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匡,這個你是用買的嗎?」她在晚餐過後,一邊在他的酒杯斟酒,一邊向弟弟問道。

「...?」匡看著她沒回話,顯然是不曉得她在說什麼。

「哎呀哎呀...」

果然不出她所料呢,鮮少與山下的世界有所接觸的弟弟,怎麼可能會知道買賣是什麼東西,更別說是認識買東西用的錢財貨幣了。

雖然說應該要偷偷補錢回去,不過匡似乎也不記得那是打那兒拿來的(或許以他的認知來說,這髮飾是撿來的)。

──該怎麼辦呢...?






【後記】
姊姊的髮飾大致上的樣子是長這樣子的,
花體是用琉璃燒製雕塑,葉子和髮夾的部份是木刻。

髮飾

中之表示:明明啥都沒想,但弟弟的眼光意外很好...(被毆打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