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初之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文章下收)

===

自她的雙眼可以看到世界的那一剎那,第一個最先瞧見的就是那個人。

如同朝霞一般奪人眼目的緋紅長髮、以及優雅的聲調,是最初識得之物,也是她所有的一切。

──她曾經是這麼認為的。



夏日午後的天空,輕薄的雲絮飄散,光線毫無遮蔽地照射在地面上,將地上的所有事物投注下了一道道厚重的陰影。

一名外表年約四、五歲的小女孩獨自坐在廊下,大片屋簷整個掩蔽住小女孩的全身,抵擋住烈日的熱辣,但卻掩飾不了她一頭的淡色,從外頭看進來似乎是有些灰白的顏色,但實際上卻像是素白暈染著些許胭脂的淡粉。不知道是否因為氣溫炎熱的關係,小女孩此時的眼神有些渙散、慵懶,彷彿是失去了操作者的人偶一般,面無表情半坐臥在牆邊。

小女孩看著廊外的天空,愣愣地望著那雲層纖細如絲,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又或許該說她只是剛好對著前方而已,然而雖有大片景物在眼前,卻仍無法在那醒目的緋色眼瞳之中殘留下任何的倒影。

──那個...是什麼?

──那個...又是什麼?

她不知道天空是什麼,為什麼會現在看起來是這麼的亮眼,但過一段時間又會變得黯淡;她也不知道那飄在天空中的雲朵是什麼,為什麼明明是一樣的東西,看起來會是各種不同的樣貌,小女孩的心裏其實潛藏著許許多多的疑問,卻沒有人敎過她,也沒有人可以告訴她。

甚至於,她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因為沒有人替她取名過,所以她也不明白名字、稱呼是什麼、做什麼用的,只知道自己是「自己」,卻不知道自己是「誰」。

從開始學會思考的時候,小女孩就只認得一件事。

這時候,突然從旁出現了腳步行走的聲音,她馬上就像是從夢中醒覺一樣,趕緊從地板上跳了起來,然後越過房門跑向屋子的門口。

「母親大人!」與方才不同,小女孩此刻顯得精神奕奕的樣子,有些興奮地叫喚著從屋外走進來的那個人。

映入眼簾的朝霞色,讓她有著說不出的安心感。

「啊啊──這天氣真是難受…」被女孩喚作「母親」的年輕女子,手裏拿了些東西,看起來應該是食物之類的東西,對於朝著自己的方向高興跑過來的孩子卻是視若無睹,只是自顧自地說著,一邊用素白的和裝袖子輕輕地擦著汗水,一邊將手中的物品隨手放在了門旁。

女孩見狀,趕緊到房間取了塊方巾,跑到離木屋後方有段距離的河邊,將其整個浸濕在冰涼的河水中擰乾,然後又急急忙忙地跑了回程。只是回去一看,發現母親已經不在門口,她著急地四處尋覓了下,原來對方早已在屋簷下乘涼。

「母親大人…這個。」對方似乎原本是在閉目養息,直到聽見了她的叫喚才張開了眼。

她舉起細瘦的雙手將沾濕的方巾遞給母親,想要幫她消消暑氣。女子僅是看了她一眼,過了幾秒才伸出素白的手準備要接下,但甫一接過方巾便馬上皺起了眉頭。

「…給這乾布作什麼,沒見著我已經不舒服了?」她說完後,便將方巾隨手扔回到了小女孩的手中。

「咦?可是...」可是她明明到後面浸過河水的呀?

她仔細摸了摸,確實不像剛從河水中浸溼時的沁涼。没料到是因為自己跑了一段距離,所以手上的方巾早已變得乾熱,讓她突然之間有點慌張。

「快拿走。」女子對著小女孩命令道,語氣中似乎有著些許的不耐,「…真是笨拙的孩子。」

「對不起…母親大人。」見著了母親慍怒的表情,小女孩拽著那塊布低頭道歉著,然後緊咬著嘴唇,慢慢地從對方的身邊退了開。她一個人走到了住屋的大門旁,默默地將母親帶回來的東西,一樣樣地拿到存放物品的地方放好。

她又惹母親大人不高興了。

小女孩從以前就知道母親大人並不喜歡她,只是從來不明白原因是什麼。

自她有記憶以來,她就清楚地記得,母親有著一頭美麗的頭髮,那是跟她的完全不一樣,就像是迎來晨曦的顏色,還有美麗而精緻的臉龐和優雅纖細的聲調,都令小女孩十分地憧憬。但這樣的母親卻總是對她沉著一張臉,甚至大多數時候都是對她不理不睬的,偶爾也會像剛才一樣感到生氣不耐煩,這令小女孩感到非常地沮喪,不知到怎麼辦才好。

她的行為就如同幼雛的銘印效應一般,心思一直時刻纏繞在母親的身上,只要是對方表現出不高興的樣子了,小女孩就下意識地認為一定是自己哪裡做錯事、不夠機靈的緣故,接著開始會想盡辦法要討好母親,不管是做了什麼,她就是希望母親哪一天能夠正眼看她。

哪怕只是一會兒的時間也好。



隔天早上,小女孩趁著母親在歇息的時候,跑到了後山的竹林裡面。

某一次當母親不在的時候,她因為無聊而來到了後山的林地,突然發現有不認識的人經過,因為好奇所以她跟著對方,偷偷在一旁觀察著,只見那個背著竹簍的陌生人進入到大片竹林裡面,蹲下身用彎彎的工具在地上不斷地挖掘著,然後將一顆顆頂頭尖尖的東西給裝進竹簍裡面帶走。後來,她曾嘗試過要學那個人把那奇怪的物體給拔出來,但那東西似乎在地底下卡得很緊,無法順利拔出。

撇除了那個奇怪形狀的物體不說,她倒是還記得那些竹子生長出來的綠色葉片味道很香、很舒服,實際上拿來作什麼的,小女孩可說是完全沒有什麼概念。但她想到了,如果可以帶一些回去給母親聞聞的話,說不定可以讓母親的心情變好的吧?

抱持著這樣的打算,小女孩便開始動手想要摘那鮮綠的葉片,由於大部分的葉子生長在竹節較高的位置,她只能摘取同自己身長差不多高度的竹葉,這讓她在尋找上費了點功夫,另外麻煩的是,竹子的葉片並不像一般的樹葉一樣柔軟,而是厚而生硬的,於是小女孩細嫩的手指在摘採過程當中,ㄧ個不注意就被銳利的葉緣割傷了手指頭。

感覺到指頭傳來的刺痛感,她反射性地收回了手,下一秒則是毫不在意的,低頭將指頭上不斷汨出的血舔去,然後又繼續用另一隻手摘葉子。這次就比剛剛更小心了一點,不是硬抓著葉片拔取,而是從葉梗的部位折斷。

──阿...母親大人要醒了。

以往母親差不多都是這個時間醒來的,接著就會獨自出門不知道去了哪裡,通常都是離家一、二天以後才會回來,為了怕自己錯過了母親待在家裡的時間,她馬上抓著手中的物品,往家裡的方向跑了回去。

果然不出她所料,母親早就已經從床榻上醒了過來,而且不知何時起就獨自一個人坐在廊下,閉著雙眼將頭輕靠著樑柱上,像是在閉目養神。小女孩見到這情景鬆了口氣,還好母親還待在家裡,不像之前一樣總是在醒來後就不見了蹤影。

聽到了從遠處傳來的腳步聲,女子睜開了雙眼,似乎是有些不滿意被打擾,金黃的淺色眼眸瞪向那聲音的來源,讓小女孩甫一走近又馬上退卻了。

「...汝上哪兒去遛達了?」

「那、那個...」她下意識退後了幾步。

「算了,我也沒興趣知道。」女子先是別過側臉,此時眼角餘光卻瞄到了小女孩手中的物品:「汝手上拿著那些作什麼?」金色的雙眸望向她手上的竹葉,長長的葉子在那雙小小的手中顯得突兀。

「啊...因、因為,聞起來很、很香...所、所以...」面對母親的視線,小女孩說話忍不住結巴,完整的字句也說不太清楚。她本來想要讓母親大人開心的,卻反而讓對方更不高興了,

小女孩緊緊抓著物體,小巧的臉蛋已經低到快被翠綠的竹葉片整個遮掩住。

但是過了一會兒,她便聽到了母親的聲音說道:「...拿過來。」

「...唔?」她遲疑地探出頭,緋紅色的眼睛眨呀眨的。

「没聽見我說拿過來嗎?」

「好、好的,母親大人!」

小女孩幾乎是反射性地走上前去,然後將剛摘採下來的竹葉地給了母親。

「呵,真懷念啊...」母親正喃喃自語著,神情似乎與往常都不同,但她也無法表達出究竟是那裡不同,「以前常常拿這東西玩呢...。」

接著她又瞧見了對方用著那雙纖長白皙的雙手,開始拿著那片竹葉折來折去的,不知道是在作什麼東西,小女孩覺得新奇,站在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母親的動作,不消幾秒鐘的時間,母親大人的手中就出現了一個特殊形體的東西。

「這是竹葉船。」母親將那東西遞到小女孩的眼前,讓她看個仔細。

「竹...葉船?」她複唸了一次母親所說的名稱,然後看著那個東西,大概是因為從來沒看過,所以有些出神了。

對方看她認真地觀察著,只是淡淡表示,「這就給妳了。」

「咦?」小女孩抬眼,表情很訝異地看著對方。

「拿去。」

她又說了一次,語氣還是跟平常一樣不容反駁。面對母親第一次朝向自己伸出的手,小女孩看起來有些受寵若驚,過程中還不時地會遲疑地縮回手,在最後才鼓起勇氣伸出雙手從母親手中接下那艘竹葉船。

小女孩接過竹葉船的那一刻,雙眼像是被手中的物品吸引住了一樣,一直一直看著,好像那東西是什麼奇珍一樣。

「呵、這麼開心啊?」看到了小女孩的表情變化,女子僅是笑了下,「真是奇怪的孩子。」

──開心?

小女孩其實不太懂母親大人所說的那個詞的意思,不過當她拿著這個東西的時候,莫名覺得自己的胸口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暖暖的、癢癢的,她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開心、興奮的心情,只是用還理解不多、涉世未深的小小腦袋本能性的知曉,現在對她而言一定是個別具意義的時刻。

雖然那只是一片竹葉做成的船,卻是母親第一次給她的物品。

這麼想著的時候,從剛剛到現在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小女孩,原本緊抿著的唇角也在這一刻舒展開來了。


幼渚



●續下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