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貳之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八重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內有流血表現,請注意。


(文章下收)

===


●承上章



小女孩在林中奔跑著,用著那雙早已傷痕累累的腳,死命地跑著。

有東西正在追趕著她。

此刻她的雙眼因被恐懼所覆蓋而瞪大,手中緊緊握著某個東西──




當夏日暖陽的餘溫隨著第一道的涼意襲來而消失,秋天悄悄降臨到這座山林,茂密的林葉由嫩綠、青綠、深綠,轉變為金黃、朱紅、絳紅,霎時間整座山頭都被秋意妝點著不同的顏色,彷彿要在凋零之前,用盡全力怒放著更多的色彩一般。

小女孩這天又是一個人坐在廊下,母親前天就不曉得去了哪裡,每當要出門的時候都是逕自離開的,從不會告訴她要去哪裡,或是什麼時間回來,通常都需要過幾天才會回到家來。當母親不在家的時候,她常常會像這樣坐著等待,也有些時候她會自己找些事情來做,

她坐在屋簷下眺望遠處的山頭,突然有個念頭,想要去後山看一看。

小女孩很少去後山,也幾乎很少離家很遠,只是被那暈染著各式各樣顏色的山頭吸引住了她的目光,她非常地好奇著那裏究竟會有什麼,於是立刻從木板地站起身來,從走廊跳到地面上,往後山的方向跑了過去。

或許是因為跑起來相當地暢快,風吹在臉上的感覺也很舒適的緣故,她一步步地加快了雙腳移動的頻率,開始越跑越快,不一會兒她的腳步就漸漸遠離了較平坦的原野處的住屋,週遭的景色從寬廣的天井和草原代換成了樹林。

在樹林中奔跑的時候,她可以透過草履感受到那踩在地上的柔軟觸感,聽見凋零的枯葉踩在地上的、和枝葉隨著微風搖曳所發出的「沙沙──」聲響,還有滿山的落葉迎面而來的畫面,有黃色、紅色、還有褐色的,一片片在她眼前形成了色彩斑斕的漩渦,令她不自覺看痴了。

直到穿過了那道漩渦的中心,小女孩來到了一處較為隱密的地方,頭頂上被密密麻麻的枝葉所包圍,看起來像是張使用葉片及枝幹所編織而成的密網,僅有幾道光點穿透葉間的縫隙,卻沒有投射下來,使得這裡看起來有些陰暗。

這地方相當的安靜,就像是從未有人打擾過的一塊密境,從小女孩站立的地方一直延伸到深處,看起來那裡似乎還有著什麼,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她朝前探了探,開始慢慢地往密林的內部走了進去。

──這裡是哪裡?

她看著這片密林週遭的景像,這裡的林木彷彿像是睡著了一般,靜靜地沒有生氣,與外頭盡情揮灑的樹木們的感覺完全不同,然而卻又有某種奇特的氣息,像是要把人給吸進去一樣。

一步、二步、三步......

小女孩緩緩地接近著密林的最深處,走了幾分鐘的時間,便看到前頭有到亮光,從外頭投射進來,她有些興奮地跑了過去。

當她穿過了洞口,穿越了光亮之處,眼前所見之景令小女孩驚歎,「好漂亮。」

這裡似乎是深山中的山谷,往上看可看見陡峭的山崖,往兩旁看可看見綿延的谷道,這裡似乎不受外頭秋意的侵襲,還綻放著許多綠意和繽紛,所見之處開滿了花。

她在山谷裡頭的草原奔馳著,感受那些還保留著的綠野的氣息,好奇地四處看看。這時候,她注意到了遠處似乎有棵巨大的樹木,有些醒目的佇立在那。小女孩朝前走上去,眼前的樹木十分粗壯,且中心還有個樹洞,本來應該會是棲息著什麼東西,但此刻朝裡頭看去卻是空空如也。

然而下一秒,小女孩便看到了樹木的旁邊,開滿了許許多多不同顏色的,其中幾朵的顏色是她認識的顏色──花的顏色跟母親的髮色一樣,是清晨的日光乍現時,光暈染上雲霞的顏色。

她忍不住被那朵花的顏色所吸引,看著看著就整個人蹲了下去,伸手摘那朵花。只不過,當小女孩將花莖折起,把花株握在手中的同時,突然感受到週遭的地面一陣振動,接著就聽到了有如某種生物怒吼的聲音,她有些害怕地從地上站了起來,下意識地抓緊手中的花。

不一會兒小女孩的四周泛起了黑色的煙霧,而後開始像水一樣開始朝著某一處凝聚,黑煙慢慢地聚合成某個形體,先是從一個圓,慢慢地長出了四肢,接著生出來的那看起來想是臉的部位開始有了五官,軀幹則是不斷地收縮拉長,幾秒鐘的變化讓那團黑煙有了完整的人形,模樣看起來就像是一名男性,身披著黑色的古式和裝。

表情略顯凶惡的男性盯著眼前的女童,然後說道:「那是屬於吾的,為何前來偷取?」

「偷、偷取......」小女孩感受到對方銳利的目光,因害怕而顫抖著,「是.....是什麼?」她並不知道男子口中的「偷」代表的是什麼意思。

「那花是屬於吾的......不、應該說這兒所有的花,所有的水、空氣,凡是所見之物都是歸屬於吾等的!」黑衣男子生氣地揮著衣袖,用毫無血色的手指著小女孩說著:「妳未經同意動手摘了那花,就是『偷』。」

她其實根本不知道,只是因為眼前的男子的表情甚是恐怖,讓她想起了要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惹母親不開心的時候,情景也是令她這般害怕。

「對、對不起......」小女孩低下頭戰戰兢兢地伸出雙手,想要將那朵花還給他。可惜對方似乎不願意接受,反而更加的憤怒。

「愚蠢,以為道歉便可了事了嗎?」男子毫無生氣的淺色瞳孔倏地閃過一道異光,「拿妳的命來償還吧!」

說完後,那名男性立刻朝著女童猛然一揮,接著女童伸向前的手臂就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血痕,她吃痛地將手縮到了懷中。

「下一次......就是妳的腳了。」男子瞇起眼睛佞笑,手中不知何時握著一把刀。



小女孩正在林中奔跑著,後頭傳來了令人畏懼的聲響,不斷地追趕著,她完全不敢往後看,只是一直逼迫雙腳往前,即便已經是傷痕累累的樣子。

她越跑越快,聲音卻也越離她越來越近。

緋色的雙瞳直勾勾地盯著前方,深怕一分神就會被那鋒利的刀刃給刺穿,她的手中緊緊抓著那朵花,一直往前跑,被刀刃造成的傷口則是不停流出了鮮血,隨著她奔跑的速度飛散、滴落在被落葉覆蓋的泥地上,宛如在上頭開出了一朵朵鮮紅色的花。

──好痛、好可怕......

突然,在小女孩看不到的後方傳來了詭異的「嘶嘶──」聲,原本在那密林中的黑衣男子伸影漸漸融化成一道煙霧,而後那團黑煙就變得巨大,最後化成了一尾長約十幾米的巨型大蛇,那偌大的漆黑身軀滑行在地面上,與落葉摩擦發出巨大的聲響。

每當巨蛇追上她後頭時,時而伸出利牙咬向小女孩,女童身上已被銳利的牙鋒給劃出好幾道血紅色的口子;時而一擺蛇尾,只是輕輕一掃便將那小小的身軀拋了出去,撞擊的力道讓人差點就暈了過去。

手無縛雞之力的她,在對方眼中只是被玩弄的獵物。

──好可怕!

傷口的疼痛讓小女孩本能地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戰慄,明明用盡全力地從包圍網中逃脫,卻總是被追上。

──究竟是為什麼?

──是因為對方太快了?太大了?

──還是說......其實是自己的速度越來越慢了?

她顫抖地爬起身來,腦中充滿了不解。

「哼,還有力氣嗎!」從女孩的後方又傳來了那名男子的聲音,接下來她就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像一塊布一樣,輕盈地飛了起來,然後整個人又朝下掉落,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正面受到的衝擊讓她痛得蜷縮在地。

正當她還想掙扎爬起時,突然從背部傳來了撕裂般的疼痛感。

「啊啊啊啊!」

男子不知何時已從蛇的姿態變成了人形,手中握著一把長刀,猩紅色的血從刀刃上頭緩緩留下。

一刀、二刀、三刀,深深地刻劃在那嬌小的身軀上頭。



第一次,她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

第一次,她感受到了絕望。



小女孩伏在地上,緋色的眼瞳因恐懼而縮小,她已經分不清身體的疼痛與殘酷的獵人,兩者之間的哪一個較令人恐懼,只知道此時此刻,自己的性命正被對方掌握著,動彈不得。

她困難地嚥下了口水,止不住身體的顫抖。

──快跑啊!

──快跑啊!

──不然的話......會死的!

腦中不斷傳來了警示的訊息,但她的雙腳卻早就失去了逃跑的力氣,整個癱瘓在地,動也動不了,即使想要用剩餘的雙手匍伏前進,也只能困難地移動一小段距離,而對方只要一個跨步便可以逮到自己。

「也差不多該了結妳了......」

冷冽的嗓音自背上傷口傳了過來,她可以感受到那把刀正抵著她,脖頸的肌膚可以感受到刀刃所傳來的、金屬的冰涼感。

小女孩一面發抖著,一面轉過頭去。

──不能看喔。

──不能看喔。

她那被恐懼所染滿的紅瞳,看見了那名男子此時正咧開嘴,對著她笑著,像是在為了獵殺獵物而即將得到的快感而興奮著。

「再會了......」男子說道。



──誰能夠來......救救我。



「唰──!」

突然一陣聲響,從她的耳邊傳來,接著是聽到了某種金屬碰撞的聲響。

「來者何人?」

小女孩彷彿聽到了男子對著某個方向大吼,於是她便抬起頭來。



那是她看過這世界上最漂亮的顏色,也是最初所識得之物──如同晨光乍現時,光線染滿雲霞的顏色。



「母親......大人......」見著了那名女性,她有些不可思議地想起身,結果牽動了身上的傷口,又吃痛地縮了回去。

女子的表情讓人看不清,一襲朝霞色的長髮如雲,頭部兩側則長出一雙如同動物一般的黑色犄角,身披素白的和裝慢慢地朝著那名男子走了過去,周身彷彿染滿了肅殺之氣。

「妳這女人......是『鬼』嗎?」黑衣男子瞪著女子。

「汝......給我退下!」

女子一喝,接著拔出了懷中的短刀,朝著黑衣男子揮砍過去。

對方舉起刀刃擋下,武器的差異讓黑衣男子看似遊刃有餘,但此時女子淺金雙眸一閃,她利用了武器的優勢,趁對方快速地轉移刀鋒,繞至男子較無防備的背後進行突刺。

男子感受到疼痛,用力地舉起長刀的刀刃想要朝著女子砍去,只不過女子的身手比外表看起來敏捷多了,她在對方想要舉起那把刀之前,就先行對準男子的咽喉一劃,他立刻慘叫了聲,女子緊接著又再對準胸口補上了幾刀。

黑衣男子就這樣被女子一人給了結了,過程只持續不到一分。

女子甩掉了刀上的鮮血,收起,她看了看倒在一旁的小女孩,走了過去。



倒在一旁的小女孩,聽到了腳步聲,她勉強抬起頭來,見到母親就站在她眼前。

「母親......大人......」

像是遇見了救星一般,小女孩略帶欣喜的聲音呼喚著,只不過女子並沒有蹲下身來或是其他下一步的動作,僅僅只是以居高臨下之姿,盯著小女孩看。

「為什麼......」過了幾秒,女子喃喃地說道。

小女孩有些不解的抬眼看向母親,對方此時此刻顯得有些面無表情,淺金色的雙目化作銳利的刀刃刺向她。

「兄長大人......明明是一族最強的男人......」女子依舊喃喃自語,似乎透過她正看著什麼,「但是為什麼......這孩子、會是這樣!」最後她厲聲吼道。

「母、母親......大人?」

她第一次看見母親大人這副模樣,平常就算她做錯事、就算生氣,頂多也只是不理不睬的,或是冷眼看待,但是這一次她感受到了某種更令人戰慄的、更加憤怒的某種情緒,這比方才那個男子所帶給她的感覺,更加的可怕。

母親大人是真的生氣了。

小女孩有些戰戰兢兢地,伸出了帶著傷痕和血污的左手,抓住了母親素白的衣擺,醒目的紅染上了她的衣擺。

這時候,女子眼神一冷,將女孩手中的布料扯下,隨後轉身就走。



──不、不要!

小女孩空著的左手還停留在半空中。

──不要走!不要......走!

她想要追趕上去,但卻無法爬起身來,鮮血從她身上的傷口中流淌而出。

──母親大人!



貳之章之ㄧ


「不要......走......母.......母親......大人......」

最後小女孩的左手無力地垂落在地,因失血過多而暈了過去。

在意識逝去的最後一秒,她看著那背影離自己越來越遠。

緊握在右手中,原本垂落的那朵小花,漸漸被女孩的鮮血所染紅,怒放著。



●續下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