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開端──首篇


※文章簡介:
此為NPC的故事,共分首、中、末三篇。
文中的背景大概是在這篇的幾十年之後的時間點。

內容為與匡中之敘寫之合文
(文中插圖感謝匡中之協力支援)

→匡方傳送門:點此


※常駐NPC介紹:
NPC櫻火

櫻火──
為八重與匡兩姊弟的生母。

其真名為「雪椿」,屬「赤鬼」一族,主分布於西日本地區的鬼。
由於過往祖先遭人類大肆驅逐,目前族人們已四散隱居、或是與人類通婚隱身於一般民間社會。

舉手投足之間有如名門千金般的氣質,個性高傲,認為力量、能力是必要的。
相關親屬僅有一名兄長,但目前下落不明。


(文章下收)

===


當吹拂過綠葉的風,隨著春日的腳步來到了北山山腳下時,四面八方傳來了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天空蔚藍而澄淨,明亮的光線讓人感覺溫暖舒適。

在這令人心曠神怡的天氣之下,有名人士悄悄拜訪了這個原本被嚴冬所覆蓋的地區,這名陌生人一身素衣,又刻意披掛著大件的披衣將面容隱藏了起來,令人看不清楚那其下的長相及特徵,只能從身上的衣料來判斷她大概是名女子,且不是屬於本地的人。

雖然山腳下是如此風光明媚,可惜女子似乎無心觀賞這片景色。

其實她是來找人的,在這之前早已經打聽過了許多地方,似乎有消息透漏她所要找尋的對象來到了這個地區,於是她便隻身一人來到了此地。初來乍到時,發現這裡並不如江戶一般熱鬧充滿著人生鼎沸的景象,反而是人煙稀少,僅有幾處民房聚集,這位陌生人站在原地先是左右看了看,最後相中了一間看起來像茶屋的小店面,輕輕地掀起了簾幕走進去。

「請問有人嗎?」

「哎咿──歡迎光臨小店。」一名男子從廚房探出頭來招呼,「姑娘您是要吃些東西嗎?」

「不,妾身是來打聽些事情的。」

女子說完後,店老闆有些好奇地稍微打量了一下這位客人。

「呵呵,小姐您是外地人吧?從服裝一看就知道是位貴人啦!」他熱情地向這名女子說道。「這當然沒問題啦,不知道有俺可以幫上忙的事情嗎?」

「先謝過您了,我是想請問......這陣子可否有像妾身一樣的外地人拜訪過這裡?」

「恩,像您一樣的呀?」老闆搔了搔頭,看起來似乎有點疑惑,「有沒有什麼特徵呀,說不定俺會有點兒印象。」

「這個嘛........大概是名高大的男子,髮色很醒目的。」

「高大和髮色醒目的外地人呀......這個俺真的是沒啥麼印象了,不過真要說的話,俺倒是知道附近就住了這麼個人有姑娘您說的特徵。」

「是嗎.....?」雖然看不清楚這名女子的表情,不過從低頭的動作來看,她大概是在思考些什麼,「可以告訴這邊那人現在在那兒嗎?」

「這沒問題呀,他就住在遠處的北山上,不過我也不確定是哪座山頭。」

「沒關係。」女子向男子欠身,「有機會妾身會再來光顧的。」

女子緩緩地從茶屋內走了出來,她對著那片山看了看,然後低頭朝著茶屋老闆所指示的方向走過去。

會再次見到嗎?女子的心裏這麼想著。

女子花了些時間找尋上山的路,她開始一步步走上山,為了要早點見到想要見的人,相當賣力的走上山去,一點兒都不像早先還走了大段遠路的人,步履還算是相當輕盈而平穩。

然而就在她走到一半時,便突然停下來了。

「汝還要跟到什麼時候呢?」女子突然對著空無一人的四周發聲,這時候她的背後一陣風草動,一名身穿著華麗和裝的黑髮男性不知何時出現在後頭。

「除非妳答應跟我回去。」那名男子說道。

「還真是纏人,我分明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那妳說說,我是哪裡沒資格了!」男子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樣子,「看在我大老遠跟著你走,妳也應該接受我了吧?」

「呵,話先說在前頭,汝是自個兒跟過來的,我可是沒逼著呢。」披衣下的女子的表情似乎是冷笑了下。

「難道妳就看不出來,我是如此的傾慕妳嗎?櫻火!」

男子喊道,名為「櫻火」的女性笑了笑,這時候她稍稍抬起頭來,一雙淺金色的美眸從披衣底下探出。

「從一開始我就沒將汝放在眼裡了呢,還是早些放棄回去吧。」

「妳!」黑髮男性似乎是有些被激怒道,「我好歹也是吾等屬一屬二的,居然如此被看輕......事到如今就算是用蠻力也要將妳帶回去!」

說完後,那名男子立刻拔出左腰側的太刀,然後朝著女子的方向揮砍過去。

「呵,說不過便動用武力啊......」

女子見那攻擊只是輕盈一閃,披衣因她的動作而稍稍掀起了衣擺。

  同一時間,本該在山中悠轉的另一道身影,因為山中突然不尋常的躁動與陌生的氣息,惹得讓人一探究竟,本想看看是誰在這安靜的北山搗亂,人影無意間聽見了女子與另一名男子後半的對話,接著便看見兩人打了起來。

  「住手。」

  因兩人的動作使得數隻鳥兒因害怕而振翅離去,就連春鹿也都探頭探腦的,看起來十分害怕這外來者所引起的躁動。
  一道嚇阻聲,隨著聲音出現,本該逐漸暖和的涼爽環境中吹起一陣不尋常的冷風,伴著這冷風,一道白的不像樣的身影界於兩人之間。

  來者有著一頭幾乎偏近白色的淺藍長髮,並將其綁成了高馬尾,高挑的身型在兩人之間顯得注目,他將右手伸直的抵在男子的面前,使得對方的刀刃無法砍下。

  是的,無法砍下。

  仔細看便會發現男子手中的刀彷彿是被什麼擋住了,與那人的手掌之間有著一道間隔,再來便無法再向前更深的砍去。

  以完全不遮掩的氣息來說,便得以清楚這名打擾者是妖非人。
  而這名突然介入的高挑男子在下一刻便用食指中指與拇指捏住了那本該砍來的刀刃,輕而易舉彷彿對方沒有施力般的將對方的刀刃往旁邊挪開。

  抬起眼,持刀的男子與這名打擾者對上了視線。

  「鬧得太過了,朝女子揮刀,你還配不配做男人?」

沒想到自己揮砍的那一刀竟被一名陌生男子給輕易擋下了,黑髮男子起先愣了一會兒,然後才瞪向眼前這名高大的男子。

「來者何人?竟敢插手管別人的事情!」

  「既然要談家務事,就回到家裡去談,在這裡多難看。」
  稍稍側頭瞥了眼自己後方的女性,因兩人的爭吵打擾到這片山林,這使得這名高挑的男子很不愉快。

  回首,他重新對上了黑髮男子的視線,那與髮色一同淺色帶點淺黃的雙眸中流露出了一抹情緒,瞳孔也因不悅的心情而稍許收縮,像是想要嚇阻對方,他甚至將妖氣給釋放出來,一層層的猶如冰霜螫的刺人。

  簡單明瞭的,是殺氣。

  「離開這裡,這裡是我的地盤。」

一股龐大的氣息有如潮水般猛然從面前襲來,黑髮男性明顯感受到了什麼,原本充滿怒意的表情突然轉變為驚愕,雖然他不知道眼前這名陌生男子是何許人物,但那妖氣的質量可非同小可,就算是瞎了眼,他也明白了那力量上的差距,於是收回了刀刃。
黑髮男子又瞪向了站在陌生男子後方默不作聲的女子。

真是太丟臉了,無法帶回看上的女子,又被人從中作梗,這讓他忍不住咬了咬牙,顯然是不太甘心的樣子。

「你給我記著!」他對著那名突然介入的男子說道,接著又朝著女子喊道,「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帶妳回去的!」

說完後,男子轉身走掉,突然一陣風捲起了林中的綠葉,他的身影隨即消失在這片山林之中。
  「……」
  黑髮男子離去,這名高挑的男子先是調整了下背在左肩上的竹籃,正打算離開的時候又突然想到了什麼般的回過身,看著另一名並沒有隨著離去的女子。

  「這裡是好地方,如果只是單純來玩的話,我不會趕妳的。」
  露出了與剛才完全不同的表情這麼說著,這名高挑的男子一反剛才的態度,看來只要不踩到其底線就無大礙。

「非常感謝大人您的出手搭救。」

聽見了男子的話,女子回應道,並且緩緩地掀開了披衣。


櫻火披衣姿


方才被素色衣裝掩蓋著的一襲如同朝日雲霞般朱紅的長髮披洩而下,與淡色的衣裝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兩道秀眉聚首的額中央有著特殊的火之紋印,女子向對方露出了微笑,並歛起了一雙淺金色的瞳眸,朝著男子恭敬地躬身行禮。

  是位讓人見了便會為之驚豔的美麗女子。

  見著女子的模樣,他深深這麼認為,隨著對方的動作,這名高挑男子用手指刮了刮臉頰,似乎有些不習慣。

  「那就先這樣了,我還得送東西回去,再遇到什麼問題的話,我就住在那山丘上。」

  也明白剛才並非女子的意願和那名黑髮男子爭吵,他指著林中一個方向說著,接著回過身,他露出了如暖陽般的微笑。

  「啊、對了,我的名字是輝雪。」

  「妾身名為櫻火,很榮幸能夠認識您。」女子又再次笑了笑。

  這個人可真是有趣。櫻火這麼想著,剛才那名離開的男子她雖然一直都看不上眼,但起碼也是個氣勢挺強的人物,但眼前這名看似無害的男子卻能夠發出如此驚人的妖氣,並能夠喝退對方,這倒是讓她有些驚異,女子也隱約對男子有了些興趣。

  女子又想著既然如此,說不定她要找的那個人有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您說您住在那裡嗎?那麼妾身可否向您打聽一些事情?」櫻火禮貌性地朝輝雪問道:「不知道您最近是否有看過一名同您差不多高大、蓄著紅髮的外地男子經過這裡?」

  他也是跟這邊一樣的怪異,櫻火又補充說道。
 
  「和我一樣高嗎?」
  聽著櫻火說的話,輝雪則露出了幾分訝異的神色。

  像是從記憶找尋對方所說的人物,輝雪偏頭想了想,最後露出苦笑:
  「沒有呢,這座山我待了很久,村中也常常繞轉,但沒見過妳說的人,抱歉。」
  最後仍沒找到蛛絲馬跡,輝雪抱歉的說著。
  「那我就先走了,如果有見著那樣的人,會再告訴他妳在找尋他的。」
  語落,輝雪便轉身離開了。

  回到山丘上的小屋,輝雪才一打開門就被一包布袋給砸中,臉部滿分。
  「叫你去採個藥回來,你採到南山去了?」
  突然一包東西砸來,輝雪手忙腳亂的接住這包東西後,隨後傳來的是充滿著暴躁氣息的問句,略為粗糙的男音不耐的問著,而輝雪則是偏頭苦笑。
  「路上遇見了男女在爭吵,怕他們毀了樹林就阻止了下。」
  「你也該學會看場合了吧?阻止男女紛爭可是會越搞越糟的,老子我可不想幫你治療,麻煩死了。」
  「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
  「誰管你有沒有斷手斷腳,老子要老子的藥草。」
  「好、好──說起來我剛才遇到的……」
  一邊苦笑回應著對方的叨念,輝雪將背在左肩上的竹籃拿到對方的桌邊放下,才看向對方正要說自己剛才看見了從沒見過的美人,輝雪卻突然頓住了。
  而坐在桌前正將藥磨成粉的男子像是注意到了不尋常的視線,偏首看向對方,一個皺眉。
  「幹嘛?」
  「美月。」
  「怎樣?」
  「你……有沒有娶妻?」
  「蛤?」

  輝雪一臉認真的看著眼前這個名為『美月』的男子,之所以這麼問並不是沒有原因。
他想起了剛才遇見的女性所說的所找尋之人的特徵。

  ──高大的紅髮外地男子。

  美月雖然不比自己高,但整體還是屬於高壯型的妖怪,而那頭刺目的紅髮以及外地來到此處,種種都符合了那名名為櫻火的女子所說的條件。

  「你白癡啊。」

  不過美月只是丟了這四個字給他。



  這之後櫻火就在這地區停了下來,她找了個可以暫時落腳的地方,但是並沒有像原先一樣繼續在這附近尋人,而是打算觀察些事情。

  這天,她根據輝雪所指引的方向上了山,心想著應該是這個地方沒錯,於是便在這附近走來走去打轉,果然不到一會兒,她便見到不遠處有座小屋,從外觀以及後方裊裊升起的炊煙,看來應該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在男子說了這附近並沒有出現類似特徵的人之後,她就知道了那個人並沒有出現在這裡,這點確實有些令人失望,於是尋人的計畫也暫且中止,但是她並不是完全沒有收穫的。

  在見識到輝雪的力量之後,櫻火就覺得內心狂跳不已,那是某種令人戰慄般的興奮感,有那麼一瞬間她感覺到全身像是都點燃了火苗一樣,接著馬上就理解到───他的強大,是這世間少有的。

  就像她以前望著兄長大人的背影時,是相同的感受。

  「如果能夠接近的話......」

  她一面喃喃自語著,一面朝著那幢住屋的方向走了過去。
  正當她盤算著見到人後該先說什麼時,突然之間,她只感覺到自己的右手被誰一個使勁的拉了過去。

  「找到妳了!」
  隨著入耳的,是那有些熟悉的陌生聲音。

  抬起頭來一看,聲音的主人便是先前不久日以前遇見的那名名為輝雪的男子。
  ──同時,也是自己正想找的人。

  像是注意到自己的唐突,輝雪很快的就鬆開了抓著對方手腕的手:
  「呃、抱歉。」

  「不會。」櫻火微微一笑,表示她並沒有很在意他突如其來的舉動。

  但她馬上就用有些好奇的目光看著輝雪,大概是想知道為什麼他也要找她?
  「哦,對了,我找妳有點事。」
  而輝雪則像注意到了她的視線,想起了本來的目的般說著。

  「方便和我走一趟嗎?」




  就這樣,輝雪很快的就將人家姑娘家給帶回家了。
  不要想歪,他只是想讓櫻火見一個人。

  「之前聽妳說妳在找一個人,我後來發現似乎真有妳所說的那個人。」
  一邊走著,輝雪一邊解釋著,因本來就在家附近給遇上,輝雪倒也沒多想對方是否有事找自己而來到這附近,總之現在要緊的是讓櫻火見見他,看是否就是她所想找的人。

  「說起來妳要找的人叫什麼名字?」
先是一邊問著,輝雪推開了自己居住已久的小屋大門,也不等櫻火回答,輝雪就逕自帶著對方進屋去。
  踩過那不大的廳房,輝雪帶著櫻火轉入了一扇門內,而在門後方傳來了滿滿的藥草味,其種類十分多樣,大概少說不止一二十種藥材。

  「妳瞧,是那個人嗎?」
  接著,輝雪手指一指,指向了正在將藥草分類的紅髮男子。
  而隨著輝雪的聲音出現在房內,那有著紅髮的男子轉過頭來,見著這一男一女,臉瞬間臭到極點。

  「王八蛋,你在幹嘛?」
  「你怎麼可以罵許久不見的人王八蛋?還是對女性。」
  「老子在說你,你是女的不成?滾。」
  「咦?所以你不認識這位姑娘啊?」
  「你在鬧哪樣?你見我這幾百年間帶女人回家過?」
  「呃,沒有。」
  「滾。」
  結果馬上就被美月給轟的臭頭。

  說完,美月擺了擺身後那蓬鬆的尾巴,一臉沒好氣的打量了下輝雪帶回來的女子,接著就像是絲毫不感興趣般的回過身,繼續給自己的藥材做分類。
  而見著美月此般態度,如果繼續逗留的話大概會惹得對方砍過來,於是輝雪便將櫻火帶到外頭去。

  「……我搞錯了,抱歉。」
  「嘻嘻──兩位真是有趣。」櫻火見到了輝雪與另外一名男子的互動,忍不住掩嘴笑了。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兩名男性如此直來直往的互動,剛才兩人大吼的當下,確實是嚇了一跳,不過事後只覺得莫名的有意思。這種的對她而言還真是有些搞不明白呢,明明就是在互相大吼,卻不是在吵架,也許這就是世人所說的「感情好」吧?

  不過櫻火沒想到的是,輝雪居然會對她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的話留上心,該說是這個人單純呢?還是.......?

  「您真是熱心,還特地幫妾身尋人......謝謝。」雖然結果是錯的,不過基於禮儀她也還是向輝雪道聲謝。

  「嗯……沒找到還讓妳看笑話了。」輝雪乾笑了下,總覺得因剛才的事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說起來姑娘是在找誰呢?」

  或許再多一些線索,就不會捅出這種簍子了。
  但在這區域中,符合櫻火說的人就只有美月,倘若不是他……輝雪倒也想不出還有誰,只是基於好奇,輝雪便開口問了。
  
只不過,櫻火開始露出了有些哀傷的神情。

  「實不相瞞,其實妾身正在找尋哥哥......」她雖然仍是微笑著,但那表情卻會讓人見著,會不自覺地流露出憐憫的,「是多年前失散的,因為是妾身在這世上唯一的家人,才努力地四處找尋,只是一直都無法打聽到兄長大人的消息......就在前些日子聽說有很像的人經過這兒,妾身還以為終於找到了,沒想到......」

  她說著說著,便低下了頭,看起來有些沮喪的樣子。
  「這樣啊……」
  見著櫻火的模樣,輝雪斂下眼,俊眉皺起,滿是憐惜。
  「沒能幫上忙,抱歉……」對方是那樣急切的想找尋自己的親人,只是自己卻沒能幫上忙。低著頭看著對方的模樣,輝雪突然對櫻火起了些同情與關切心:「那妳接下來要往哪處去呢?有著落嗎?」
  即便對方非人,但要他見著一個無依靠的姑娘盲目的亂走,實在讓人介懷。

「這個…...接下來就不知道該往那兒去了.......」櫻火感到有些無奈,但還是揚起了微笑說道,「也許真的就找不到了也不一定。」

自她離開了自己的住所,四處找尋兄長已經很久了,從僅存於各處的「族人」們口中得到的消息可說是少之又少,再加上胞兄的行事作風相當特立獨行、不受限制,種種因素之下,她尋人的行動中可說是平白增添了許多困難的部份。

「妾身目前是打算暫先停留在此,好好思考接下來再作打算。」她向輝雪說出了自己的決定,看著對方充滿同情與擔心的神情,她只是瞇起了淺金色的眼瞳笑著,雲淡風輕地表示,「輝雪大人您不需要介意,一開始妾身就是抱著覺悟才展開這趟旅程的,不論結果是好是壞。」

  「我明白了。」
  櫻火的話,讓輝雪斂了斂神情,但是要他之後都不管也挺難做到。
  「如果今後需要什麼幫忙的話,就來找我吧。」
  露出了淺笑,輝雪這麼說著──如果對方要停留於此地,舉手之勞仍是可以協助,在他的認知裡,無論是妖是人,身為女子隻身一人在外本就是危險的。

  或許是同情心,也或是憐憫心,輝雪主動提出了能找與自己協助的允諾。



●文章接續中篇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