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肆之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八重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文章下收)

===



●承上章



當第一聲鳥鳴於響徹山林之中,便宣告了初春的降臨。所有事物都開始嶄露頭角,他們先是確認著什麼,接著才慢慢地走出來,準備迎接這溫暖的季節。

漸漸從黑暗中感受到外界的聲音,小女孩緩緩睜開了緋色的雙眼,自沉眠之中甦醒。

她從被褥中起身,掀開被子的那一霎那,皮膚接觸到了這房間的空氣似乎比前些日子要再暖一些,不知道外頭的情形是如何,由於這座山的氣溫變化劇烈,剛進入冬天後沒過多久就開始下起了大雪,還不時伴隨著狂風吹嗥,讓她不得不一直躲在房子裡面。

小女孩這時候伸出手覆上了腹部的位置,感受到身體內的一陣騷動。

她餓了。

家中的僅存的糧食早在之前就已經吃完了,但因為冬天的狂雪使她無法外出找尋食物,只得待在房內等待風雪過去,也因為低溫的侵襲讓她的精神逐漸變得渙散,最後便在沉睡之中度過了這整個冬天,從長時間的睡眠醒過來了以後,連日來的饑餓感瞬間襲上了她的感官。

她知道自己不找東西吃的話,會餓得受不了的,於是在生理反應的驅使之下站起身,慢慢地拉開房門查看狀況。

從房內往外探去,外面早已經不再刮著狂風大雪、昏天暗地,而是和煦的陽光從蔚藍的天空中透出來,雖然地上還有留有些殘雪,但因為逐漸高升的氣溫而開始融化成水,被土壤給迅速吸收,取而代之的是悄悄探頭而出的綠意。

冬季就這樣過去了,小女孩依然沒有等到母親回來,這在以往來說有些反常。

但也因此,她現在必須得要全然依靠自己才行。

於是她自己換了件衣服,打算朝著後山的方向走出去覓食,不過因為先前的事件還令小女孩有些心有餘悸,在踏出家門前那小小的身軀明顯顫了下。即使是傷口已經癒合消失,卻還是可以感覺到從背上隱隱約約傳來的痛楚,小女孩下意識地伸手緊抓著頸背處的衣領布料。

沒事的。

那從內心油然升起的恐懼感,令小女孩的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呼吸也跟著急促了起來,她一手緊抓著衣服、一手抱著自己,不斷在腦中說著沒事,才讓恐懼稍稍緩和了下來,卻依然躊躇了陣才踏出了家門的檻。

不過以前都是母親從外頭帶回處理好的食物或是材料,她從來都沒有自己尋覓過。才剛進入了森林的範圍,小女孩馬上顯得有些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該從哪兒著手,更別說是尋找可以吃的東西。

後來,她靈機一動想到了個辦法。

原本就在她左顧右盼不曉得該如何是好時,突然右側的草叢一陣騷動,小女孩心一驚立刻雙手緊握在胸口前,表情惶惶不安地看著那個方向。接著突然從樹叢中竄出了個圓潤流線的頭部,把小女孩嚇了一跳,但對方像是完全不在意似的,耳朵上下甩呀甩,水粼粼的黑色大眼看著她,那是一頭小鹿。

小女孩起初有些害怕,但看了會兒覺得那頭鹿似乎沒有惡意,於是她嘗試走近看看,只不過當她的手還沒碰到那頭鹿的時候,牠就已經轉身跑跳跑跳地走了。小女孩有些謹慎地跟在後頭,越過了一處矮叢之後,她便看到了那頭小鹿與一頭較大的成鹿正在低頭吃著什麼,然而就在小女孩有些好奇想要走近看個仔細的時候,牠們立刻就感覺到附近的騷動而趕緊離開原地了。

她上前朝著方才野鹿低頭的位置走了過去,發現地上似乎長著很特別的果實,表面浮凸的形狀透著暗紅的顏色,於是她蹲下身身手摘取了上頭的果實放入嘴巴,但下一秒小女孩便擰緊了眉頭。

與外表不同,難以入口的酸。

不過也因為這樣,小女孩學會去觀察動物的行徑,以便尋找可以吃的東西,雖說真正能夠當作食物的東西並不多,而且花了許多時間去觀察,卻沒有什麼多大的收穫,然而她也僅能依靠著現階段可得到的野果和水果腹,想當然爾這些並不足以讓她吃飽,只能夠勉為其難用來壓抑飢餓的感覺。

於是在飢腸轆轆、痛苦難耐的時候,小女孩也只能利用睡眠的方式迫自己忽視。

然而,當她睡著的時候,便又會開始作著夢──不斷重複著的,背部被利刃砍傷,以及母親冷著眼離自己而去的夢境。

『──兄長大人......明明是一族最強的男人......』

『──但是為什麼......這孩子、會是這樣!』

為什麼母親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兄長大人」是誰?又是什麼意思?

閉上雙眼後,那天的情景就會立刻浮現在腦海。

小女孩對於母親的表情以及當時候的話語,不明白也不理解,一開始她以為是因為自己一個人亂跑,惹得對方生氣了。但即使什麼都不懂,感受性敏銳的她依然可以分辨的出,那是不同於「憤怒」的某種情緒。

有一件事小女孩倒是很清楚地知道,那就是她很害怕那樣子的眼神,也很不喜歡。

不知道母親大人究竟會離開多久,她只希望對方能夠趕緊回來。



──如果再聽話一些的話......

──母親大人是不是就會像那個夢一樣,溫柔地對著她笑了?



這樣的日子又持續了幾天,這天小女孩依然往山林的方向覓食,這次她嘗試走了不同的方向,希望能夠有不同的收穫。

就在這個時候,她突然聞到了什麼很香的味道,從前方的某個方向傳過來。

──是食物嗎?

也許是因為飢餓,她沒有猶豫太久便朝著那個方向跑了過去,當氣味越來越接近的時候,可以很清楚地判斷是某種東西經過烘烤而發出的香味。

等到達了那個味道所在的地方時,小女孩像是發現了什麼反射性地往旁邊的樹叢躲去。

眼前是名陌生的男性,正坐在石頭上大啖著美味的烤肉,而在他的腳邊則是處理過的,一串串的肉串。

除了上次攻擊她的黑髮男子之外,她還是第一次在這種深山中看過別的人,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小女孩開始懂得要對別人保持距離和戒心。雖然如此,那名男性腳邊的食物依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忍不住一直看著,直到那個人發現了草叢後方的動靜。

「嗯?什麼人!」對方朝著這邊大喝了聲。

小女孩被嚇了一跳,馬上想轉身逃跑,卻被對方逮個正著。

「什麼阿......原來是個孩子?」男子看到小女孩時,有些疑惑的樣子,「小妹妹,你在這個地方作什麼?」

「啊、我......」

面對母親大人以外的陌生人,她一時之間不曉得該如何應話,而這個時候她的肚子又非常不合時宜地發出了哀嚎的聲響,那名陌生男子愣了下,結果就大笑了出來。

「哈哈哈──妳餓了是嗎?」他問。

小女孩當下就像是被抓到做壞事一樣,有點心虛地臉朝下。

「呐、這個給妳吃吧?」她聞言抬起了頭,只見那個人笑著向她招招手,另一手則是拿著烤好的肉串向著她。

她看著對方嚥了嚥口水,有點猶豫到底應不應該走過去,就算心裏明知道可能會有危險,小女孩仍然抵擋不住食物的誘惑,朝著男子遞給她的肉串伸出手,只是下一秒卻對手中的東西有點遲疑。

「放心,俺沒加什麼毒藥,可以安心吃啦!」大概是看小女孩不知所措的樣子,於是他又是哈哈大笑。

看這個人像是真的沒有惡意的樣子,於是她才低頭試驗性地咬了口肉。

許久未吃到肉的她,在肉片入口的那一剎那,感覺到被激起了食慾,嚥下了第一口後又迫不及待地吃下一口。

「慢慢吃,別急阿!」男子在旁邊看著,「看來真是餓昏了呐!」

没過多久,小女孩手上的那串肉馬上就給吃的乾乾淨淨的,男子隨即遞給了她另一串,這次她並沒有猶豫太久,就伸手接了過來。

就在她將男子給的食物吃完了以後,對方才笑著問道。

「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啊?」

「......」女孩放下了手中的樹枝,疑惑的眼光看著他,像是不明白男子的意思。

「嗄、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嗎?」對方似乎有點驚訝,大概是因為眼前的孩子看起來至少也有四、五歲的年紀了,照理說應該不至於此,於是他又試探性地問道,「那妳的爸爸呢?媽媽呢?」

起初聽到「爸爸」這個名詞,還沒什麼反應,在聽到了「媽媽」這個詞,她才有些失落地低下了頭。

「嗯、你沒有爸爸媽媽嗎?」

小女孩先是點頭,接著又搖頭,這讓男子有些一頭霧水,又繼續問道。

「那、你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嗎?」

聽到男子的問題,她仍是維持低頭的動作,然後左右搖晃著表示自己完全沒有概念。

「唔嗯──」

接下來男子就發出了沉吟,陷入了自己的思考當中。



對於男子的問話,小女孩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她「不知道」、「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就連「名字」是什麼意思,也完全不知道,更別說從來都不知道去向的母親,究竟是離開家去了哪裡?



「那俺帶小妹妹妳去找好不好?」

有些突兀地,男子開口說出了這句話,小女孩立刻表現出驚訝,抬起頭來看著他。

「......您知道,母親大人在哪裡嗎?」

小女孩終於開口說了話,而且用詞也很特殊。

一聽到對方說可能知道母親在哪哩,原本面對陌生人有些內向的孩子,突然眼睛都亮了起來。

「當然阿、叔叔正巧知道可能在哪裡......」男子笑著說道,接著他朝著小女孩伸出粗糙的大掌,「來吧,俺帶妳去。」

小女孩看著那隻手,有些緊張地將自己的伸了過去。



──只要跟著走的話,就可以見到母親大人了嗎?

於是她懷著有忐忑不安的心情,隨著那名男子一同下了山。



●續下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