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伍之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八重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文章下收)

===


●承上章



春天溫暖的日光同樣也降臨在繁華的都市,彷彿在為人們注入了股新生的活力,街道上無一處不熱鬧。

小女孩好奇地觀察著外頭的熙來獽往,這裡與她居住的地方完全不同,沒有茂密的山林,也沒有四處闖蕩的蟲林鳥獸,而是被密集排列的房屋及人群所佔滿,放眼望去盡是一片喧囂。

母親大人真的在這裡嗎?

小女孩想著,看著眼前熱鬧的景象反而令她有點難以想像,雖然母親大人從未跟她提過有關於自己的事情,甚至是別的,但她清楚對方並不喜歡人多繁雜的地方,且時常就說著山下的世界是相當吵鬧不休,要她不要隨意靠近那兒。

只是尚且年幼的女孩,並不明白母親討厭人群的真正理由,僅能單憑自己的感受來意會,當她站立在這裡的時候,狹窄的巷弄令人有種窒息般的錯覺,往四處看過去也只見得匆忙來往的人群,她幾乎看不清每位行經之人的臉龐和表情,與廣闊的山林完全不同,令她直覺得不自在。

面對人來人往的地方,她開始有點緊張,忍不住轉頭看著屋內正在談話的兩名大人,其中一位幾天前將她帶下山,說要帶她一同尋找母親,而另外一位則是陌生的婦人,從體態和面容看起來大約年有五、六十。

當初來到這裡時,男子就只是要她乖乖在屋外等著,然後就同那名婦人講了相當的時間。小女孩站在外頭無法聽清楚他們談話的聲音,只見那名不認識的叔叔不斷地朝著婦人彎腰,一臉不好意思地在講什麼,像是在求情一樣,他們說話的同時,還不時會瞥向她,讓她感覺相當困惑。

母親的時常不在,讓她小小年紀便學會了等待,雖然只是站在這裡難免令人有些不安,但現下也只能相信那名男子會帶著自己找到母親的所在處。當她還有些不安地往屋內看去時,突然注意到了一旁的視線轉頭過去,另外一頭的廊下好像有人也正往這邊看,因為是暗處所以只能依稀看見那窗櫺之後的好像是名女子,此時她正打量著正在廳中交談的婦人與男子,隨後視線飄向一旁便與她對上。

「好啦!」這時背後突然響起了男音,中斷了她與那名女子的對看而回過頭,男子一臉笑呵呵地,就拉著她的手走進屋內,用有些粗魯的方式將她拉往那名婦人的面前,然後說道,「以後呢,妳就跟著這位『媽媽』吧?」

「咦?」

聽到男子這麼說的時候,她立刻呆愣在原地,但對方也根本不管她此時的反應,只是開心地拎著個掌心大小的布袋就往廊外走出去。

「還愣著做什麼,跟著我來吧......欸!妳要去哪裡?」

當婦人還在後頭說什麼的時候,小女孩反射性地追著男子跑出去。

當看見那名男子的背影,她趕緊朝著對方衝過去,伸手揪著他的衣襬。

「母親大人呢......?」

「嗄?」男子發現了有人阻止他的行動,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用莫名奇妙的眼神看著身後的小女孩。

「叔叔說,要帶我找母親大人的......」她抓著對方的衣襬仰起頭,看向對方語氣焦急地說道。

小女孩不明白,明明這個人就說好要帶自己去尋找母親的,但為什麼這樣轉身就走了。

「没錯阿,俺說要帶你找『媽媽』的阿?以後那就是妳的母親大人了。」他哼笑了下。

「不是,那不是......母親大人在哪裡?」她一直緊扯著男子的衣襬,希望他可以告訴她。

但男子非但沒有回答她,甚至是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也不顧孩子年紀還小,索性發狠就一把推開了身後抓著自己的孩子。

「少囉唆!誰叫妳這小妮子傻傻的就跟過來了,只不過哄妳個幾句而已......」男子咂咂嘴,整理了下自己被小女孩拉扯弄亂的衣服。

──什麼?

──這是什麼意思?

小女孩跌坐在地,但比起一時的疼痛,更讓她震驚的是對方的話語。

「總之俺把你給賣了,妳就老實地待在這吧!」說完後,那名男子轉身就要走。

待在這裡?這裡並不是她的家阿!

「不、不要!」

小女孩趕緊爬起身來想要追上對方,但下一秒就被某個人從背後牢牢抓住。

「我說妳呀、也該安分些了吧!」

婦人抓著小女孩的雙手打算箝制住她,不讓她逃跑,但孩子仍舊猛烈掙扎著。見小女孩不肯乖乖就範,婦人便喚來另一名壯漢,要他抓著不讓逃走。

「咱可是花了錢買下妳的,可別想著要逃跑。」婦人一邊說著,便命壯漢將小女孩關到角落的倉庫裡面。

若是不肯安分的話,就讓妳餓肚子。外頭的人一邊這樣對她說著,接著聽見木屐行走在地板上的腳步聲漸遠。

「不……打開、拜託!」

她想要見母親大人呀,母親究竟在哪裡?

小女孩趴在門板上不停地拍打,大聲喊著希望他們可以放她走,但門外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她不斷用手握拳搥打了一陣,才終於沮喪地低下頭,手的動作也隨著停止。

「嗚……」

她背對門靠坐在地板上,暗暗地等待著有人經過,只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外頭依然安靜無聲。被獨自一人關在堆滿物品的空間中,她下意識地收緊雙臂,環抱著自己。

為什麼……明明就說可以見到母親大人的……


**


我的孩子……

妳是我的孩子唷……

是我和最強的那個人的孩子……

所以……我是深愛著妳的……



啊啊──是母親大人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像是要喚醒她一般的溫柔,令人安心的感覺。

於是小女孩緩緩地睜開眼,希望第一眼出現在面前的是想念的那位,然而當眼前的視線逐漸從黑暗變得光亮,她發現了四周的景物並非自己記憶中熟悉的擺著幾個櫥櫃與暖火坑的房間,而是木板圍繞的牆壁,周圍佈滿了雜物、木柴的狹窄空間,且這裡只有她一個,沒有其他人。

這裡不是她的家。

發現了這個現實的她,忍不住有些失望。

幾天前她跟著一名男子下山,以為這樣就可以找到許久未返家的母親,結果非但沒有見到本人,還被當成了東西賣給別人。

她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母親大人。」

──母親......萬一母親大人回家以後發現了自己不在的時候,會怎麼樣呢?

正當小女孩這麼想著的時候,腦中突然閃過了那時候的情景,母親大人用著極為憤怒的眼神冷冷地看著她,接著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如果發現到她不在家會生氣嗎?還是......?

突然間,小女孩變得不確定了。

但是,方才那個夢卻又如此的真實,彷彿許久以前母親大人曾經溫暖地懷抱著她,並在她耳邊吐露著溫柔的話語一般,這讓她感覺很混亂。

「......到底在哪裡?」

她很想見她。

小女孩用雙手緊緊地抱著自己的雙腿,縮在角落的地板上坐著,雖然是初春的季節但夜晚還是稍涼,裡面又沒有什麼保暖的東西,幾個晚上她也只能靠著僅有的幾塊不用的麻布來禦寒。

──好想離開這裡。

自從被關進這裡後,她一直都不斷地朝門外大喊,卻只有幾個面向凶惡的人開了門威脅叫她別吵鬧,或是來看看她的狀況以後就繼續把她鎖在裏頭了,完全沒有要放她出去的意思。

有幾回小女孩會趁著有人來開門時,抓緊機會想要逃出,卻還不出門外幾呎就被人捉了回來,後來他們就不再開啟那個倉庫的門了,就算她再如何拜託也得不到任何回應。並且也因此為由,藉故不給她吃任何的東西,就如一開始那名婦人所說的:若是不安分就讓她餓肚子。

沒有多餘的氣力,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她只能就這樣一直被關著,被動地等待著倉庫的門再次開啟。

就在她開始因為飢餓,感到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倉庫的門開了,小女孩突然繃起了神經警戒地看向門外,但來的並不是先前的幾名大漢,也不是那名婦人,而是先前完全沒有見過、身穿華麗衣裳的女子。

「唉......還好沒被活活餓死呢。」那名女子像是鬆了口氣說道,然後就朝著她的方向走來。

小女孩沒聽她說話,只是視線一直在那到開啟的倉門上,如果想要逃出去,她就不能再像之前一樣了。

像是察覺到她的眼神,女子又開口說道,「我勸妳還是別想要逃跑,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小女孩聽到女子的話忍不住驚訝。

對方見到她的表情,也只是露出了微笑,而後說道。

「只要妳不想著逃的話,我就讓妳離開這裡,可以嗎?」



寬敞而溫暖的房內,裡面擺放著雕工精緻的器物及櫥櫃,角落掛著華麗的衣裳,讓小女孩看了有些目不轉睛。而這時,房門開啟了,一位身穿素衣的女子端了拖盤進來,然後放在了她的面前。

小女孩看著上頭擺放著熱騰騰的食物,這對她來說是有著比周圍那些沒看過的東西還要有莫大吸引力的事物,不過因為有了先前的經驗,她不敢動手,而是望著眼前慵懶靠坐在一旁的女子。

「怎麼了,快吃了吧......妳應該很餓了吧?」

但小女孩仍是在食物及女子之間來回看著,樣子看來非常遲疑。

「呵,妳放心吧,我不會對妳怎麼樣的。」女子瞧著她的反應覺得有些好笑。

然後,小女孩才慢慢捧起了碗,然後試探性地用手抓起了裏頭的白飯放進嘴裡。

「唉唉,怎麼會是那樣吃飯呢?」女子一邊說道,一邊拿起旁邊的兩根木條糾正她吃飯的方式,「這是筷子,要這樣用......」

小女孩拿著被稱作「筷子」的物品,有些不太順手地照著女子所說的方式吃飯,但後來因為實在很餓,於是夾菜不方便的時候便弄了些到碗裡,用扒著吃的方式。

女子看她餓昏頭了,也就笑笑沒繼續指正她吃飯的方式。

在她順利將食物吃完了以後,女子便找人收拾了一下,然後轉頭望向小女孩:「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

「......?」又是被問「名字」,小女孩疑惑地看著她,而後低頭問著,「......什麼是『名字』?」

「所謂的『名字』就是稱呼妳的方式,譬如,我的名字是『千草』,那妳呢?」女子用手按著心口,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後,又再次回問道。

「我......沒有。」小女孩搖搖頭,她不知道自己有「名字」這種東西。

「唉呀?妳的父母親沒給妳取名字嗎?」

小女孩又搖搖頭,表示自己完全沒有印象,但一聽到「母親」這個稱呼,她忍不住有些難過,「母親......我想見母親大人。」

「這個啊,恐怕是辦不到呢。」女子看著小女孩露出了驚愕的表情,依然繼續說道:「那天那個男人帶著妳過來的時候,也只說要把妳賣到這裡。」

「可是......那個人說......要帶我去見母親的!」

「那個大概是騙妳的。」

──騙?

小女孩對這個語詞感到陌生。

「總之,因為我們也不知道你住在那兒,所以沒辦法送你回去呢。」

「可、可是......我想.......我想回家......」

「那麼妳家在哪,知道嗎?」

小女孩聞言愣住,搖頭回應,隨後她聽見女子嘆氣的說了句:難辦了。

她低下了頭,感覺到一股難以名狀的情緒,下一秒她便感受到有東西在自己的眼中打轉,而後模糊了自己的視線,化成了水珠掉落在大腿上。

在母親離開的時候,她一直都不敢哭泣,深怕被看到的話會惹得對方不高興。

但獨自一人經過了幾個月的時間,又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被帶離開了家,此時此刻幼小的孩子已經無法承受寂寞和委屈的情緒,一邊不斷地說著自己想回家,一邊哭著。

女子嘆了口氣,也只是拍拍她的頭。

「很抱歉,我也沒辦法作主......總之,妳就先在我這裡學習吧?」



女子說著說著,便露出了笑容。

「至少也該學著怎麼讓自己餬口飯吃啊。」




●續下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