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柒之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八重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文章下收)

===


●承上章



當遠處的聲音在耳邊逐漸變得清晰,她才睜開眼醒來。醒來的時候發現全身不能動彈,女孩低頭看去,自己的雙手和雙腳都被繩索緊捆著,她大吃了一驚。

「......這個丫頭要怎麼處理?」

這時候女孩聽到門外頭有陌生男性的聲音,聽起來是在和誰說話,緊接著開口的則是操著特殊口音的女聲。

「在臉上留下傷痕,讓她日後都沒辦法繼續當禿......」那名女性說著,「奴家倒要看看千草那女人看到了之後,會是什麼表情。」

女孩側耳聽著,從那話語的用詞和語氣就知道,說話的女子應該就是生活在遊廓中的遊女,但這聲音讓她覺得有點熟,似乎在哪裡聽過,但她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是誰。

「既然這樣,為啥不直接找上她?」男性又問。

「哼、那女人太過驕傲了根本不怕,用這種方式給她點顏色瞧瞧......讓她知道因為自己的關係,害得那孩子以後都見不得人。」

女子說完後便發出了幾聲笑聲。

女孩從門外的人的對話聽來,似乎是要藉著傷害她,來對千草姊姊不利。

為什麼?千草姊姊向來不太與人有所交流,即便是面對恩客也是幾乎不交心,也僅有少數一、二位是時常面見的,但從女子的語氣聽起來,像是與姊姊有過什麼過節。

「會有用嗎……?」那男性又問道

「嘛,她是挺冷心冷情的沒錯,肯定表面上是不痛不癢的吧?」女子又笑道,「不過像那般自尊心強的人,若是自己特地培育的女孩有些個閃失,就算不傷心也會覺得屈辱吧?」

「所以只是要讓她受辱而已呀,對個孩子來說也挺殘忍呐。」

「總之……就隨你處置了,到時候會給你點好處的。」

女孩接著聽見了甩動衣襬的摩擦聲響,然後木屐踩踏在地的聲響漸行漸遠,知道待會兒自己就會陷入危險,她慌張地扭動手腕想要鬆脫麻繩,但麻繩卻捆得相當嚴密緊實,根本不是她能夠掙脫得開的。

──為什麼弄不開!

這時候一旁的倉庫門倏地被拉開,女孩倒抽了口氣。

「嗄,妳已經醒啦?」

從門外走進了一名身材略顯粗壯的大漢,不難分辨剛剛在外頭與某位姐姐說話的人就是他,而那雙眼虎視眈眈,一副就準備要作什麼的樣子,著實讓女孩產生了莫大的危機感。

「看樣子是聽到了,嗄?」那名壯漢蹲了下來,她挪動身子想要離對方遠遠的,只是手腳被綁住了,根本無法動作。

「嘛、妳也不能怪我......我也只是收了好處辦事情而已。」只見對方伸出粗壯的大手粗魯地扳過女孩的臉,女孩驚恐的視線向下餘光瞄到了壯漢手中握著一把小刀。

剛剛她確實是聽見了,自己會被「毀容」。

「唔──」當壯漢的目光對上了女孩的眼睛時,本來要準備舉起小刀的手卻停止了動作,開始沉吟了起來。他將女孩的頭顱轉側,一下子又往右,端詳著她的臉然後說道:「怪怪──沒想到妳丫頭小小年紀,長得倒挺標緻的呐......」

不知道對方究竟要做什麼,女孩只是顫抖著,目光不時地看向他,又往四周飄忽。

「反正那女人也說了隨我處置了......」他無視眼前的孩子恐懼害怕的神情,倒像是短暫失了魂似的,接著突然閃過了不懷好意的眼光,「不如就先讓大爺我先嚐嚐鮮,再來把妳毀容......」

說著說著,壯漢突然就按倒她的肩膀,將女孩壓制在地上。

「不、不要......要做什麼!請放了我!」女孩被按倒在地的那一刻,開始向他求饒,不斷地掙扎著。

只是對方那粗糙的大手,反而更用力按著她的頭頸,「給我安分點!」

「不要、放開我!」

女孩大喊著,同樣被麻繩捆綁住的雙腳胡亂踢著想要反抗,接著她奮力一踢似乎是踢到了什麼物體,只聽見身後的壯漢突然悶哼了聲,大概是攻擊到了較脆弱的部份。只是這並沒有讓他因此打消加害的念頭,反而更激怒了對方。

「妳這......小鬼......」壯漢看上去相當生氣,他又更加粗魯地用腿跪壓著她不安分抵抗的雙腳,然後將她的身體整個反向壓倒在地。

「不!求求您......」眼見沒有要罷手的打算,她開始大聲呼救,「拜託!誰來救救我!有誰在外面!」

──誰快來......千草姊姊.......

「別喊了,這時間沒人會靠近倉庫附近的。」他說道,「反正妳以後也當不成遊女了,就讓我先玩盡興了,也算是『物盡其用』。」

男子的話甫落下,女孩便聽到了身後開始有類似衣物布料摩擦的聲音,但她完全不敢往後頭看。

接下來,又感覺到對方另一隻手在摸索著她身上衣物的開口處。

在這個遊廓生活了一段時日後,女孩知道只要是來這裡的男人,對待遊女們都是怎樣的,他們總是會隱密地在緊閉的門扉後頭,作著某些事情。

但這時候女孩只覺得,這樣子的碰觸令她非常的不舒服、害怕、甚至於厭惡。

「不要!」

「就說不要再叫了!」

壯漢立刻甩了她一個結實的耳光,在她的臉頰上留下一個清晰醒目的紅色掌印。

「不要......姊姊......」女孩吃痛地留下眼淚,「千草姊姊......」

──救救我!

她感覺到自己的肩與背部突然沒了衣料的覆蓋,接觸到外頭空氣的霎那,止不住地顫抖。

「没用的,妳的姊姊連她自己都自顧不暇了......她根本不可能會來救妳。」

「不......不會的!」

聽到壯漢這麼說的時候,她立刻出聲反駁,覺得體內似乎有某種熱度正在鼓譟著。

「哈、在這個地方每個人都是自私的!」對方嗤笑,「就好比剛剛託本大爺我把妳毀容的那個女的一樣,妳的姊姊肯定也不會管妳的。」

「沒有這回事!」

「嗄!大爺我才沒空管其他人的事情。」他大聲一喝,打算嚇退眼前的孩子,「反正妳現在也逃不了了......」

最後她的和服腰帶被人整個拉了開,身上的衣服整個鬆脫開來,裸露出未成年少女的柔嫩。

女孩甚至可以聽到,身後的人正發出一種令人不舒服的笑聲,然後朝著她逼近。


──不要!

──不要過來!

──不要碰我!!!

===


這時候突然聽見了一名成年男子嚇破膽的叫聲,然後是外頭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往這裡過來,倉庫的門倏地被拉了開來。

「怎麼回事!」帶頭的是遊廓內的一名負責保護遊女們的打手,他對著倉庫內的人喊道,只是他一低頭只看見了一名身材粗壯的大漢像是嚇壞了一樣坐在門邊,這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看向他。

另一方面,從這些打手的後頭出現了千草的身影,她正提著和服的衣擺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大漢與剛才的樣子判若兩人,只看到他顫抖地指著倉庫的暗處,「妖、妖.....」

「說清楚點!」那帶頭的不耐煩地說道。

「有、有妖怪阿!」

聽到他的話後,所有人往倉庫內部的方向看去,便見一名年約十歲左右的女孩子,衣衫不整地蜷縮在角落顫抖著,驚恐地朝著門外看著。

而那頭醒目的淡色頭髮的兩側,則不自然地長了對異於常人的黑色犄角。




●續下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