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誤會─上篇


※文章簡介:

以下內容為與湯石堇、尤舒拉、匡,
三位角色的中之交流之接龍文。

紫色字體─湯石堇
黃色字體─尤舒拉
粉色字體─八重
藍色字體─匡


===


緊急調派。

休假回營後的第一個任務一結束,前腳踏進軍營門口。
正準備往辦公室走去的堇就被下屬叫住,並交給了她一封上頭指名給她的信件。

接到信件的當下,她就知道可能是什麼事情了。

突發事件。
而且很嚴重。

信上大致內容是報告某座山林間有人上山後,陸續失蹤,近日來尋獲幾具殘缺不全的遺體。
雖然不是全部,但那些遺體經過確定,就是那些一部份失蹤的人們。
還有一些仍未找到。

大體上的咬痕與破壞,人們懷疑為怪異所做。
可能是難纏的怪異。

不解決此事,還會有人喪命。
為了顧及民眾安全,機關派出經驗較豐富的厄除去解決。

但那時間,只有她,剛好有空檔出來。

所以堇依照上頭指令,和同樣被調派過來的准尉在第一時間,一同前往那座山林中搜尋。
搜尋還未找到的失蹤人口。
搜尋可能有關怪異的一切蹤跡。
找出來,解決此事。




*    *    *



接獲到任務後,尤舒拉與這次一同行動的長官會合。
行了軍禮,尤舒拉看著眼前的人。
是先前在街上遇見過的溫柔的人。

「堇,要是遇上了目標,目標不只一個的話該如何處理?」
依然沒有加上敬詞,明明對方已經是尉級身分,尤舒拉卻彷彿喚的很親暱般非常隨意。
兩人在上山後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尤舒拉開口問著,像是想知道等等自己該優先判斷的事項為何。



*    *    *



跟在身旁的准尉,是之前巡邏時遇上且講過話的女孩,尤舒拉。
夜晚的見面,堇有極深的印象。
因她舉動靈活地突然從高處躍到自己面前。
除了一頭在黑夜中顯眼的漂亮金髮,秀氣的面容,嬌小的個子,皮膚顏色比一般孩子要來得深。
表情似乎同於自己的相似,鮮少改變。
卻擁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天真與正直,溫和不失禮貌。


不太在意對方稱呼的方式,因那天相遇,她叫自己的全名叫得生硬。
聽起來很不習慣。
所以,是自己請她如此稱呼的。

尤舒拉所提出的問題,依目前還未見到的預測猜想。
堇不是沒有考慮到這點。
這次的緊急調派,信上明明白白地透露出極其危險的訊息。
而她們,只有兩個人。

目前目標隱藏了蹤跡,數量未知。

......希望怪異只有一個。

兩人身處之地為目前最後一次發現屍體的地方。
以普通體內的靈力來探查四周,堇並未使用妖力。
微蹲身子,找尋地上枯葉下可能關於怪異留下的任何線索。

她想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要是真的有個萬一,少了一人的力量讓他們得分開。

─如果真的是這樣......

「迫不得已只能分開......」

原本觀察地面怪異足跡的灰眸,轉了回來。
放在提出問句的女孩身上。

看著她,堇沉默了一下。

「......記得保護好自己。」

厄除的任務之一,是剷除具有極大威脅的怪異。
等於帶有較高的死亡風險。
而堇要堅守的,是自己的原則。
將所有傷亡降至最低。

語畢,同時刻,耳尖地聽見山林中有東西發出的聲響。
沙沙地,細小卻清晰。
雖不清楚是什麼,但在遠處。
微蹙眉,堇舉步朝音源來頭緩步走去。




*    *    *



「好。」
尤舒拉點點頭說著,看似明白對方下達的意思,隨著對方有所動作,尤舒拉也稍微挪動了下自身,向對方指了指上頭後便利用自己的武器長棍將自己撐到樹上頭。

──在樹上待命,同時間可以進行勘查之外也可以第一時間輔佐對方,就算前方有陷阱,她也能第一時間反應,這是尤舒拉個人的判斷。



*    *    *



微轉頭,灰眸看了一眼應聲完直接上樹的下屬。

枝葉拍打聲作響,位於自己頂上的樹頭因尤舒拉的動作而掉落幾片脆弱的枯枝殘葉。
然後,歸於寧靜。

了解准尉可能用自己的方式搜索,堇並沒有將她從樹上叫下來。

-說不定.......在高處會更容易看到些自己在地面上無法發現的異狀。

回首繼續向剛才準備勘察的方位走,掃視的雙眼揪住到遠方一抹可疑的物體。

在前方兩棵稍茂密的樹木交接空地處,那"東西"似乎被一堆樹葉所掩埋住,一半以上在堇目前的位置是看不清楚的。

......得去看看。

可能是錯覺,但她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可能。

眉心未解,立即組裝好左側袋自己的武器。
持握長棍反握,靠在左肩,加快腳步走上前。



*    *    *



今日天氣不錯,所以她和弟弟一同出外觀賞遠處的風景。

其實嚴格說起來,是弟弟一個人逕自出門了,而她只是隨後跟上而已。

八重提著一個似乎包裹著硬物的布包,走在無人的山林小徑中,輕鬆悠然的模樣看似漫無目的,事實上是正朝著某個方向走過去。女子走著走著,然後站立在某棵有著強硬枝幹的樹木前面,原本以為是直接依傍而坐,但只見她一面漾起微笑,一面緩緩抬起頭。

「果然在這兒呢。」她朝著樹頂的方向望去,便看見那高聳的枝幹上頭有著一抹黑影,像是有人坐在那裡,而她不必去猜測就可以知道那是誰,因為對方從來不會想要隱藏氣息。

接著,女子在原地輕輕一跳,不消一會兒那纖細的身影就出現在樹的枝幹上頭,穩穩地站定。她笑著望向眼前正背對著自己,專注地盯著遠方的少年。

誤會--交流場景1


「匡,吃點心了。」八重蹲在他身旁,先是將手中的布包打開,裏頭有個檀木製的黑盒,她再動手開啟盒子,拿起了裡面一顆包著紅豆餡的麻糬,細心地以布巾墊著遞給對方。




*    *    *



與平日相同,青鬼總是選著自己想出門的時間出門,那時間往往都挺早的。
也不知道維持著這姿勢多久了,只見的太陽從一個方位移動到了頂端,時間仍分分秒秒的過著。

帶著白底的面具底下的面容讓人看不見表情,他沒有一天不悠哉。
隨著樹頭的微顫與味道,他知道有人來了。

不過他仍不為所動的維持著看一個方向的動作,像是沒有被打擾到般。
與自己來到同樣高度的女子開口說話了,伴隨著一股食物的甜味,他知道『姐姐』來了。
但是對於對方的舉動與話語,他仍沉默著,沒有答好、也沒有說不要。




*    *    *



見到弟弟沒有任何反應,她也只是無所謂般的樣子,再將點心收回去,放回木盒將蓋子闔上,重新包好。

因為太過於習慣他的行為模式,所以八重也並不在意,反正這孩子只要想吃了,自然就會從她這裡拿取點心。

──恩......還好麻糬還能放一會兒。

於是她也跟著坐了下來,然後看了看遠處的風景享受著片刻的寧靜,直到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了淒厲的哀號聲,強硬地打斷了那悠閒的氣氛。

「恩?」八重聽那聲音似乎有點不對勁,距離他們的位置也很近的樣子,不免有些好奇,「好像有什麼呢,我去看看。」留下了這句話以及手中的布包以後,女子又是輕輕一躍,就從樹幹上消失了人影。

她先是跳到了鄰近較為矮小的樹木上頭,然後一步步地往那聲音的源頭靠近,隨著距離越接近,她也越可以明顯感受到,有股濃烈的氣味從那頭傳來。

最後,她望前看見明顯較為空曠的地區的時候,便一舉跳下樹幹。

「唉呀呀......真是慘呢。」當女子回到地面的時候,便在這裡看見了一具慘遭撕咬的人類屍體,看起來應該是名成年男子,軀幹表面已經是一片血肉模糊,皮開肉綻的,而四肢卻已經被外力強行撕開,就像是被當成一具布偶,輕易地扯下其手足一樣。當女子靠近時,血的腥味頓時充滿著女子整個鼻腔,她舉起袖子掩住口鼻,緋紅雙目掃視著現場。

看來方才的哀號聲就是這個人發出來的呢,而且這下手也不像是人為的,比較像是被巨型的野獸或是「別的東西」襲擊過的樣子。



*    *    *



快步走了這麼一段,抵達可疑處才發覺,自己看到的黑影,僅僅只是塊被枯葉蓋住的大型岩石。

以手中長棍撥動覆掩在岩石上的遮蔽,一些明顯凌亂的足跡於岩石旁地面上顯現,她看在眼底。

-一個人,還有......

人型腳印旁更為混亂的,屬於非人類的痕跡。

怪異。
而且體型不小。

說不定是失蹤卻還活著的......

思索至此,堇想到的是人類腳印的擁有者,可能已被怪異襲擊,凶多吉少。

依然擰眉,雙眸向腳印延伸處平移。
得要找到……

-再不快點,又會有人犧牲。

準備順沿留下的腳步泥印繼續追蹤,才正要起步,遠處另外一端持續傳出的淒厲痛苦慘叫-

鼓震耳膜,迴盪在山林間。

堇聽見尖叫的同時立即拔步奔至大概方向,但一時之間無法分辨當下的音源正確方位,繞了一小段的路。


在抵達源頭處時,喊叫已停止許久。
映入眼簾的,是一具躺在地上渾身是血且無氣息的人類大體。

不完整的軀幹遭受外力強行撕開,潑灑而出的腥紅散落身體各處,模樣甚慘。

她還是慢了一步。

-剛才明明還有得救,只要再快一些......

微喘著調整一路奔來而雜亂的呼吸,空氣中飄散的血腥竄入鼻腔內。

視線,再往前。
停在屍體附近,佇立的那抹人影身上。

如同櫻花般顏色的髮,顯眼赤紅的漂亮眸子。
女子在她到達這兒時,就已站在這裡。

這座山失蹤的人過多,目前還有誰會冒險上山.......
然後,比自己早一步到達屍體旁?

灰眸神采微黯,堇沉默了下,直直看著那女子。

「妳......」

不合理的狀況,不合理的時間點。
不合理的感覺。
體內靈力告訴自己,似乎有些不對勁。

「......是怪異?」

不管地上屍體是用何種方式被折磨至死,目前的可能是詢問比自己更早在這裡的人。
或是此人跟這死去的人,有直接的關係。

堇心中有了個底。

對方是人形,但依自己的感應,極為可能非人。
而化作人型的怪異,還可以溝通。
溝通完再做其他的打算。
抱持著這想法,她先提出了問句。
像是測試。



*    *    *



若要說「時運不濟」,恐怕指的就是這種情況吧?

她才正好前來探個究竟,沒想到就發現了被妖怪攻擊的人類,緊接著又感受到一股,快速朝著這個方向而來的,人類的氣味。

八重聽到了身後方一陣踩踏在原野的顯著腳步聲,「沙沙──」的聲響十分急促,她緩緩轉過頭去,而對方也正警戒地望著她。

那令人難以忽視的黑紅基調,以及特殊圖案的徽飾──厄除者。

顯然是因為她此刻在這麼湊巧的時間點,出現在一具屍體的附近,這情況想要讓人不起疑都難,連女子自己都忍不住想笑了。但相比她的輕鬆自若,那應該是名女性厄除的表情卻相當地嚴肅,彷彿要從她身上搜尋任何的蛛絲馬跡,一直瞪著她看。

接著對方開口了,似乎是想要確認她的身分。

而八重也只是笑了笑,看來是要保持平和的態度面對對方,「請問,您在說些什麼呢?」她並沒有打算與厄除者正面起衝突,所以能夠避免麻煩也是最好的。



*    *    *



對方沒有給予她正面回應。
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卻反問自己。
─......裝傻。
似乎是想避免掉一些什麼。

未啟動妖力查探,靈力反應已明顯告知自己,眼前的女子不屬於人類。
她也直接,明明白白地詢問。
得到的回應不是回答,是問題的問題。

持握長棍的手抓緊。
厄除大尉眉間皺得更深。

沒有回答她,那麼─

「......人是妳殺的?」

死亡的人是無辜的,而且死狀悽慘。
殺人,且不承認,可是罪大惡極。

擰著眉,再問一句,堇當下決定運轉體內妖力。
左眼白轉黑,眸灰轉綠。
握上的棍開始變為漆黑,顯現紅色紋路。

妖力湧上瞬間,左側即刻看到眼前女子周圍散發出帶有顏色,她所擁有的妖氣。
淡淡的粉櫻,與女子長髮同樣色調。

這下,堇更能確定她是怪異。




*    *    *




對於女性厄除依舊提問,八重仍然是保持微笑。

然而下一秒,她便感受到了從眼前的女性發出來的,完全不同的氣息。她看著面前的人,其中一只眼睛開始變了色,手中的武器也產生了改變,隨著這個過程的變化,女性厄除身上也散發出了奇特的妖氣。

──這個人......?

八重從對方身上同時感應到了兩種氣味,人與妖的,她直覺的這有點不尋常。

「若我說這『不是』我做的,您會相信我嗎?」面對厄除者一副蓄勢待發的狀態,她只是反問著,令人有些摸不著頭緒的不正面回應。



*    *    *



女子說什麼都無所謂。
因為她知道,回答一定為〝不是〞。
即使她現在使用的,又是相似於剛才的反問問法。

─她在說謊。

堇已這麼認定了。

「不會。」
帶有妖氣及靈力的棍轉了一圈半,當女子回答完之後下一秒,身穿軍服的人影只應了一聲。

百分之百,不信任語句。

直接帶動身軀,一個俯身就是朝眼前怪異衝去。
機關下達的命令,剷除怪異。
面對傷害無辜的怪異就更應該消滅。

一圈半,再轉回,一記長棍橫掃使力─

目標對方身側。



*    *    *



「哎呀哎呀,竟然直接攻擊過來了。」八重嘆了口氣,好像對方作了什麼要不得的事一般,無奈的語氣。

面對厄除的攻擊,女子只是往上一跳閃過了長棍的橫掃,而後輕盈地落在原地。

「難道厄除者都是不聽人說話的?」她對著那名女性笑了笑。



*    *    *



「......妳說謊。」

三個字,直接道出她的感覺。
而且,眼前的女子不是人。

─沒做錯事為何不說實話?

對方輕易閃過攻擊。
堇一揮空,又是一個旋身。
長棍轉回向上,同個方向。

一個跨步向前,再次往女子身上揮。



*    *    *



「斷定別人說謊可真失禮呢。」仍然是那副輕鬆自若的態度,她說道。


八重見對方又攻擊過來,她再次輕躍閃避,但對方緊接著朝上自己閃避的方向攻過來,她反射性地一個空翻,接著落到距離對方稍遠一點的地方,保持一點距離。

看樣子對方應該是屬於近距離攻防的類型,靠太近的話可是會被棍子打到的。而且那長棍上頭還附著著妖氣,簡直就像是全身上下突然披了一層以妖氣合成的外衣一樣,會是半妖嗎?



*    *    *



─不是說謊,那是什麼?
沒有再繼續回話,因覺得多說無益。

見對方輕易閃掉了自己的攻勢,拉開距離。

看樣子是想和自己保持一定的間距,以免被掃到。

堇打算咬住對方腳步不讓她得逞。

一腳跨出加快了速度,又追上她的步伐。
長棍與身軀移動,隨出隨到。
旋棍一轉,突刺橫擺,又是側邊。



*    *    *



──哎呀,好像不想聽呢。

八重心想著,看樣子她不得不與對方打一場,不過她實在沒那種閒功夫,所以一直處於迴避的姿態,只要長棍揮過來,她就本著自己的反應力閃躲攻勢。

但對手可沒打算輕易放過她的樣子,大概是發現到女子企圖想要保持距離,所以也在一次次攻擊後,不斷地在她的跟後緊咬著,揮棍的力道越發猛烈,使得八重也不得不提升自己的速度閃躲棍棒的直擊。

就在兩方不斷攻防的狀態之下,那名厄除者又是對準了怪異的側邊打算攻擊要害部位,八重的眼光忽地一閃,她向上跳起閃躲了橫掃,接著在對方要朝上攻擊以前,她一腳降落在長棍的前端稍作停留,遏止了對方手臂上揮的力道。



*    *    *



手中長棍的重量突地一沉。
對方速度比自己還要來得敏捷,且看準時機踩上了自己的武器端頭。
阻止了攻勢,阻止了她打算攻擊的方向。

既然朝上不行,堇直接反應是往下,猛然打地。

棍子與地面接觸,碰地一甩,試圖借力及順向方式將對方拋下。
震腳,旋身。
空出的手,弓步一掌就是往女子心口送去。




*    *    *



對於對方的下一步,八重有些沒料到,隨著自身被棍棒拋出,緋紅的雙眼微楞地看著對方朝向自己攻來的掌心,接著她才反射性地朝著女性厄除的反手方位側身過去,讓對方的掌擊只是擦過了她和服的領口。

然後,原本一直處在被動攻勢的櫻色之鬼,突然伸出了纖白的手腕,一手搭在了對方的肩上:「抱歉呢,但我沒打算跟您耗下去。」女子在對方耳邊輕聲說道,緊接著她突然一個使力,藉對方的肩膀,利用反作用力往上一躍。

誤會--交流場景3


粉色的衣袖隨著她旋身的動作畫出了一道流線,在對方還未反應過來之前,衣袖下的其中一隻手便朝著厄除者的方向放出了細長的絲線,無數道細絲在光線的折射下發出了些微光亮,有些是朝著對方腳邊的草地,有些則是穿過了對方的身側射到遠方。

沒過幾秒,女性厄除的身邊充滿著交錯複雜的絲線,看起來就像是被困住了一樣。

「不能輕舉妄動喔,這位大人。」八重降落站立於絲線構成的網絡上,乍看之下像是懸在半空站立的樣子,只見她舉起衣袖掩唇笑著,「一不小心可是會割傷您的皮肉的。」

唉,一開始可是沒打算這樣的。



*    *    *



速度還是不及女子的快。
差一點要擊中的掌心,千鈞一髮和眼前的人以極細微的差距錯過。
接著是類似輕喃的話語,以及肩頭的重量。
回首本來又要揮棍,但對方已躍過自己,同時間振袖。
踏步旋身轉備,準備追上,視線餘光卻瞥見四周異常反射。

─!?

這是.....

細看之下,發現自己周圍在對方揮袖那動作後,出現了難以察覺的絲線。
對方類似提醒的忠告才一說完,堇驚覺不對勁─
即刻,煞住腳步。
右腳衣褲來不及縮回,被錯綜細線劃破了一角。

─......難纏了。

灰眸望向站在線端的怪異,腦中飛快思索對應方式。



*    *    *



從頭到尾一直待在高處跟著自己的長官移動著,一直到櫻髮的女子出現,尤舒拉只感覺有些違和,聽著兩人的對話與觀察著眼前的女子,尤舒拉並沒有動聲色的待在樹上頭,盡可能的將自己融入自然中不被察覺。
只見兩人談話至後,堇和那名女子開始動手,尤舒拉依然待在上方觀察著四周是否還有其他人或妖怪的存在。

在兩人交手之下與女子散發出來的氣息,尤舒拉便知道對方並非人類。
對於堇的問話既是裝傻又是否認,難免給了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正當兩人的打鬥瞬間被女子一個動作凝格的同時,藉由在高處的尤舒拉注意到了被光折射出微光的絲線,密密麻麻的,甚至有些牽到了她所待的位置附近。
看著堇無法動彈,尤舒拉握緊了手中的長棍後躍了出去。
隨著自己利用腰部的弧度與力道,尤舒拉以長棍為媒介的衝進兩人之間,長棍上纏上了那不明的絲線,隨著尤舒拉的導入,有些絲線已經被攪亂。

但尤舒拉仍因自己的魯莽行為造成了些許劃傷,她就像不在意般的轉了一圈後定定落在堇的身旁,彷彿完美的表演了一番。

將長棍用力的一甩,上頭仍纏著絲線的狀態下,尤舒拉兩手用力一扯,像是刻意去纏上那感覺非常危險的絲線。
「還好嗎?」

將動作維持住,尤舒拉盯著眼前的櫻髮女子開口問著身旁的人。
因感覺絲線有被拉去的觸感,尤舒拉看了看四周,她的出現並沒有完全將對方佈下的局打亂,想著,乾脆以長棍為媒介再來胡搞一次。

抱著這樣的想法,尤舒拉動了動腳跟,就準備往前衝去。



*    *    *



還有一個是嗎?

看著那從林中忽地竄出的人影,兩手握著長棍朝著她方才佈下的天羅地網衝去,有些魯莽地用手中的武器纏上那些交錯的絲線,雖然被女子困住的那名黑髮的厄除者也因此得以脫困,但後頭那名金髮的少女反而被纏住了武器。

由於絲線的另一端仍是她所操控著的,於是情勢突然變成了八重與另一名厄除的拉鋸,她從對方拉扯的力道,感覺到眼前的金髮少女似乎是刻意想這麼作的,她猜想纏上那些絲線除了要打亂網絡以外,為的也是要將自己的行動困住,於是她揮手收回了一些混有自己妖氣的絲線。

是為了要製造機會嗎?

正當她從少女厄除者的舉動進行推敲的時候,對方一秒就往別的方向衝去,看起來是想要再接再厲將所有的絲線給打散一樣。

「真是胡來啊。」八重往下看說著,不過再待下去恐怕是會更麻煩,即使她並不害怕面對兩名厄除者。

還是走為上策吧。



*    *    *



不知什麼時候跟上八重來到附近的樹上,有這一頭蒼藍青髮的少年倚靠著樹幹坐在枝幹上,雙手插於袖口中,此時的他看著的並非剛才一直在看的天空,像是注意到打鬥聲,青鬼低頭俯視著一切。



*    *    *



原本擋住去路與攻勢的絲線,伴隨尤舒拉的落地而一併消去。
但也造成同僚身上出現了細小的割傷。

「嗯。」
回應准尉,擺棍正準備為下一步作考量。
前者卻在此時做出令自己意想不到的舉動。

持棍,尤舒拉又想往前衝。

觀察到幾分鐘前身旁的女孩因牽扯那些細線而受傷,似乎沒經任何考慮想再一次實行剛才相同的突破方式。

「─等等!!」

─太亂來了。

一個喊聲,一個伸手。
堇抓住同伴的後頸衣領,使力將她的步伐硬是給拉了回來。

她們還不知道線的堅韌度,照先前的方法衝進去,一定會掛彩。
嚴重一點更可能會皮開肉綻。
擰眉盯著上方的怪異,思索幾秒,繞了腳步。

往尤舒拉絞斷細線的方向奔。



*    *    *



「唔、」
後領被抓住而往後跌不禁一楞,尤舒拉只是發出了單音節,不明白自己為何被阻止。
看著堇用自己開出來的路衝出去,尤舒拉隨後也準備跟上,正當她用那長棍為支柱將自身撐起準備攻向眼前的女子的同時,突然另一道衝力將尤舒拉狠狠撞開。

有些搞不清楚的尤舒拉只是狼狽地站起,定睛一看,那蔚藍的雙瞳瞳孔瞬間縮放。

太大意了,因為專注於眼前的怪異,尤舒拉便對其他疏忽了。
撞過來的人影有著一頭淺藍色的髮絲,臉上帶著的白底面具讓她幾乎是難以忘懷,見著那讓人心底發毛的面具樣式,尤舒拉幾乎是本能的護住了自己的腹部。

疼痛感彷彿猶存。


*    *    *


本來一直待在樹上的青鬼的目光不自覺的注意到了一抹身影,他還記得在數月以前曾經放走了一個沒能殺成的人類。
因為那個人讓他感到很不愉快,他一直都記著。

沒有任何原因也沒有仇恨,那時他們僅僅是遇上,然後他就對著那人類攻擊了過去。
雖然最後因為被一個陌生男人阻饒了。

青鬼沒怎麼多想的,從樹上就直接往下躍,以幾乎是平行的角度踩踏了樹幹將自身往前推進,樹幹上留下了一個木屐印痕。
青鬼直直朝著同樣與自己過來的人類撞了過去,有著一頭金髮的人類被自己給撞飛,而青鬼則是悠然的落地,正好就在八重身旁。

雙手不再插於袖口中,他伸出了手,將掛於腰間的刀抽出。



*    *    *


八重從上方俯視著兩名厄除的動作,那名黑髮女性首先藉伙伴開路,朝著自己的方向衝來,而另一名也緊接著跟上,但卻很直接地利用長棍撐竿跳想接近她所在的上方。

女子見狀僅是微微一笑,她先是垂下一手,在對方接近的時候打算要進行下一步的防禦時,突然從眼角餘光瞄到了從身旁呼嘯而過的黑影。

「哎呀?」這孩子怎麼會衝出來了呢。

櫻鬼停下了手,訝異地看著青鬼與那名金髮少女正面碰撞、彈開,接著站立於她的身旁。

──難道是因為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嗎?
──還是說,跟那名少女有關呢?

她猜測大概是後者,若非如此弟弟不太可能就這樣跑了出來,還特地正面和對方衝突,這麼看來大概是他對那個孩子有些興趣吧?

這令八重也有些好奇對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    *    *



看著另一名怪異的介入,尤舒拉對於對方是不知其名但知其人。
從先前的經驗尤舒拉便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弱,也為此特地的多學了一些體術,為的就是哪怕哪一天會再遇上對方,或是其他更加強大的敵人。

只是她沒料到,今日就給她撞著了。
見著對方似乎目標是鎖定的自己,她能感受到視線的螫人。
將長棍一甩,尤舒拉也準備要應招。
「堇,不要靠近青色的那隻。」
開口說著,直接是用顏色來稱呼對方。

假如這個人也在的話……依照先前莫名其妙被攻擊的點來說,尤舒拉已經認定青鬼是危險的。



*    *    *



原本打算由同僚淨空的路追擊女性怪異。
後頭的尤舒拉被突然竄出的一個影子撞飛。

糟糕。

止住腳步旋身往回跑,想查看尤舒拉的情況。
同時看到那戴著詭異面具的身影躍至櫻髮女子的身旁,拿出了武器。

─怪異,不只一個。

判斷眼前出現的是剛才對打怪異的同夥,跑至尤舒拉身邊,確定她從衝擊中站穩且無大礙。
正欲重新起步往前,耳邊尤舒拉的警告讓堇暫緩了下。
停止腳步。
別靠近......?
回眸,不同色的雙眼望向同僚。
─但,這樣沒辦法處理。

目前處境是二對二。

「......所以?」有較好的建議?
見尤舒拉甩棍,表示應戰。
大尉看在眼底。
輕聲詢問,長棍左右轉一圈,同樣擺好架式。

視線回到前方兩名怪異身上。



*    *    *



「青色的我來,紅色的就交給妳了。」
一邊說著,面對著眼前依舊無法看出端兒的青鬼,尤舒拉的表情有些緊張,甚至有些滲了冷汗,那是之前對方給予她的恐懼。

深呼吸一口氣,尤舒拉試著讓自己鎮定,接著她持棍衝了出去,又一次將長棍當成支柱的將自己撐起,落下的時候則以敵人的線為支柱,莫名學會踩線的訣竅讓她在行動方面有利不少。

將長棍向前抵,以保對方刀身碰到自己以前,自己先發先制。

尤舒拉一方面為了讓堇能更好應戰,同時間也避免青鬼對堇產生興趣而殺過去,於是形成了一對一的情況,而青鬼對於尤舒拉的闖入並沒有慌張,而是抬起頭來看著尤舒拉逐漸逼近,刀子看似輕輕一揮,但卻輕而易舉的抵擋住了尤舒拉。

隨著劍壓將尤舒拉逼退後彈的同時,青鬼動了。

一個瞬步,他朝著尤舒拉的方向衝了過去,而尤舒拉則是站定身後朝著更後方移動,為了讓兩場戰鬥能足夠的空間,以及避免怪異兩方相互支援。



*    *    *



八重這時候從絲線構成的網上跳了下來,方才穿透到四面八方的細線在她揮動衣袖時迅速地收起消失,重回地面的時候女子雙手交握於前站定,然後看了看身旁的狀況。那名金髮的厄除者,大概也是屬於動作敏捷的類型,沒想到她能夠利用自己的線作為路線活用,這種學習能力令她覺得有趣,也覺得佩服。

不過看這情況,對方大概是有意要各自進行一對一,還刻意地分開他們姊弟,雖然她不覺得這有什麼意義,不過既然各自的空間變大了,那就表示她並不會妨礙到那孩子的行動,這時候她反而擔心那名厄除會因此而喪命呢。

──畢竟那孩子只要一出手,就不會控制力道的。

「哎呀,這下子是越來越複雜了......」八重掌心貼著臉作勢有些煩惱的模樣,心想著似乎是該去阻止那兩人的衝突,畢竟一開始她就沒有想要淌渾水的意思。

不過眼前的這位黑髮的人類女性大概沒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接續下篇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