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宵闇異聞二之其ㄧ──櫻花


※文章簡介:
這是以異聞一為基礎敘寫的故事,
也可以說跟異聞一的事件沒有太大關係...(?)



===



很久以前,據說櫻花只有白色的。

直到一名武士在樹下切腹自殺,鮮血在櫻樹下血流如柱,而樹根吸食了武士的血後,從此便開出了紅色的花瓣。

後來便有人傳說,只要樹下的亡魂越多,開出的櫻花就會發美麗紅豔。



* * *



一名外貌標緻的年輕女子坐在廊下,觀賞著自家門前的櫻花樹,與之相互輝映的櫻色長髮在頭後挽了個結垂落,尾髮隨著微風飄逸,粉色晶瑩的花瓣不時會飄落在她身側。

除了她以外,還有另一個人正慵懶地坐臥在其中一棵櫻樹上,從高挑的身形來看似乎是名青年男子,從不取下的面具遮掩著他的面容,讓人看不清真貌,淡青的長髮和深色的和裝則巧妙地與粉色的花海融為一體。

女子不時抬頭望著那片櫻花,偶爾會停下了手中縫補衣服的動作,朝少年的方向輕輕微笑著。

每當迎來春天的季節,她總是會在閒暇時間坐在櫻樹下觀賞著,而且一坐就是很久。而這時候,她突然想起了這不知道從那兒聽來的故事。

──食人鮮血的櫻花會更加美麗……嗎?

她斂下緋色的雙眼,露出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微笑。

雖然這僅是無稽之談,但或許這麼說也不能完全說是個謬誤。



若干年前,也差不多這個時候,當她與弟弟兩人很平常地在屋內吃飯的時候,突然門外傳來了嘈雜的聲響,接著就看到兩名陌生的男子闖了進來。

「沒想到這深山還有人呀,嗄?」

當時他們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眼神看向他們姐弟,而她只是朝弟弟的方向靠了靠。

「喔?你們正在吃東西啊……這正好!」

「大爺我們肚子餓了,快給我們吃的!」

女子沒說話,只是乖順地照做,從旁取了兩個空碗舀進一些鍋物,接著將碗推到了他們面前。

「搞什麼,這裡沒有酒嗎?嗄?」

其中一人面露兇狠地望著她,而她則是低著頭。

「……有,但是……是料理用的酒。」

「管他的,有酒就拿上來呀!」

「……」

「嗄、還杵著做什麼?」這時對方刻意地用手摸向了一旁的打刀,「我們可是武士吶,妳最好乖乖聽我們的話。」

她瞥了眼那兩名男子的行頭,然後低聲回應,「我知道了。」

在往廚房的方向去前,先是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弟弟,然後才動作。

等到女子取了些酒來了以後,他們更是得寸進尺地要求她幫忙斟酒。為了不得罪到這兩名陌生人,她從頭到尾都乖乖地照做,不管是斟酒或是盛飯,以防他們對她和弟弟不利。

而當中過程,他們似乎也用著異樣的眼光打量著她。

等到這兩名浪人酒足飯飽了以後,其中一人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嘿嘿,既然吃飽了就陪大爺我玩玩吧?」

「……那個、請您放開。」她轉過頭去明顯不願意的樣子。

「嗄?妳敢不聽話……難道妳不怕我對那小鬼怎麼樣?」

他頭動了動,示意另一名同伴看著弟弟。

「……」她沒說話,結果就任由男子將自己拉到了隔壁的房間。



青色頭髮的孩子則是靜靜地坐著,帶著面具的臉則是對著姐姐離開的方向盯著。

這名看顧的浪人原本看這孩子很安靜就不管他,只是坐在一旁將手收進衣袖裡,偶爾伸手拿起酒杯自行斟酒喝了,一面等待同伴辦完事情。

但隔壁卻一片鴉雀無聲,這讓他感覺有些奇怪。

然後,他開始覺得有些不自然,因為身旁的孩子實在過於安靜,於是轉過頭去看,那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轉過頭來,對著他的方向看著。

「幹嘛?小鬼……你看什麼?」

小男孩沒說話,只是一直看著。

他不僅沒有吵鬧,連害怕的樣子都沒有,這讓男子覺得有點無趣,甚至可說是詭異。

他也在這時候注意到了他臉上怪異的面具,不知道是甚麼品味,素白的面上有著一圈又一圈密集匯聚的黑色圖樣,看起來就像是漩渦或是黑洞一樣。

雖然剛開始沒甚麼,但看著看著,這麼浪人卻越來越覺得心裡毛毛的。

「喂,你最好別在往老子這兒看了。」

他警告著小男孩,但小男孩卻像是充耳不聞一樣,一直盯著。

男子也不自覺地一直看著那張面具。

「我說、你不要再看了!」

他一邊叫囂著,右手摸向一旁的刀,想要威脅他。

那黑色的迴圈在那上頭匯聚成了深不可測的黑洞,好像有股莫名的力量,迷惑著前方的人,然後吞沒目標全身一樣。

男子越看越害怕,最後就像發狂似的抽出一旁的刀對著小男孩舉起,準備朝他砍下。

「可惡啊!」

但下一秒,他聽到了從隔壁房傳來了成年男子的哀號聲音,接著一片鴉雀無聲。

「怎麼了……」他突然回過神,然後轉身要朝著隔壁房走去。

接著,又傳來了像是極為恐慌的聲音,然後一陣哀號聲響徹了整間屋子過後,又再次恢復了寧靜。

小男孩仍是靜靜地坐在原地,後來從廊外看見了自家姐姐探出頭來,很平常地向他微笑著。

「這裡有點亂,姐姐收拾一下,你先自己玩吧。」

她瞇起眼說道,而帶著面具的男孩則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只是很平常地吃完飯,然後就從另一頭走廊出去,跑到外頭去玩了。

在這小插曲過後,週遭又再次恢復了平靜。



* * *



女子望著櫻花樹,想起了過往發生的事情。



每一年,這櫻花都會在花落後經歷一次重生,又再次盛開。

每一次的滿開,花瓣都會越發紅豔、越發妖異,若是一直像這樣看著,便會被其美麗所迷惑,進而使人狂亂吧?



花季大概還會再持續一陣吧?她心想著,然後再次低頭揮動著針線縫著手中的衣物。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