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捌之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八重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文章下收)

===


●承上章





「沒想到我們這裡會出現妖怪......」

「是鬼子阿──真是不吉利!」

「怪物!」

當所有人見著她的樣子的當下,紛紛露出了驚嚇恐懼的樣子,一張張掛著厭惡的神情的臉龐霎時間在女孩的眼前放大、扭曲,張成一片巨大的黑影將她包圍。

她是人們口中的「鬼」、「羅剎」,是代表著惡耗、災厄的事物。

殺了她!

殺了她!

女孩的耳邊聽到從四周不停傳來怒吼及叫嚷。

但儘管嚷著要把她處理掉,卻也因為懼怕著女孩未知的能力,沒有人敢對她動手,反而取來了厚重的金屬銬鐐她的手腳及脖頸,限制了她的自由,讓她無法順利逃脫。

只是,人們發現這樣並不能完全牽制住她。

一次,一名男丁來送飯,在不經意的情況下接觸了女孩的視線,下一秒就像失了魂似的,開始要動手揭開她手腳的束縛,後來被旁人發現後及時阻止,他們便用塊黑布蒙住她雙眼,避免其他人接觸到鬼的眼瞳。

人們避之唯恐不及,然而卻也不乏有看熱鬧的人,被鐵鍊栓住的鬼之子就像是被鏈住的家畜一樣,對其興起了玩弄的念頭,用各種方式逗弄她。女孩受不了被當作玩物,總是會抵抗著,但卻不知道為什麼當她反應越是激烈,他們就會笑得越開心。

明明平時看慣了那些沉溺於酒肉的客人嘻嘻哈哈的模樣,此刻卻是令女孩覺得厭惡想要逃離,即便如此她的身軀也受困於那沉重的鐵鍊,僅能在那一、二步的距離之內艱難地移動著。

己身的不自由、雙眼無法識物。

再次被關進這個倉庫裡,她有的只是恐懼,不知道隔天、幾個小時後,甚至是下一秒會如何被那些人處置。

女孩不斷地在內心問著。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做錯了什麼嗎?

──因為不是人?

──那麼人又是什麼?鬼又是什麼?

──為什麼長得一樣,他們是人,而我是鬼?

但這些卻沒有解答,也沒有人可以替她解答。

只是慢慢地化作了毒物開始侵蝕著她四肢百骸,她的腦,還有她的內心。



***



捌之章




滴答滴答。

──水聲......啊啊、已經早上了嗎?

自從眼睛無法視物後,她的其他感官似乎變得敏銳。

雖然只是一點點,但她還是從倉庫外頭聽見了,露水滴落在外頭的水桶內的聲音。

這個時間是最安靜的,通常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過來,所以不會有那些令人厭惡的嘻笑,只有越接近傍晚以後,外頭才會開始聚集人。

女孩以側躺的姿勢倒臥在稻草上,要是她想換個姿勢就會傳來身上的鐵鍊碰撞的聲響。

聽起來很刺耳。

她嘗試想睜開眼,卻仍然是一片漆黑,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張著眼看著的,還是實際上是閉著的。

女孩下一秒用手撐起身體,憑藉著嗅覺和手的觸感來摸索,慢慢爬著靠近倉庫門口,然後停下伸出雙手在門口附摸來摸去,終於摸到了什麼東西。

她將那個看不見湊到鼻子前聞聞,再試探性的咬了口。

腹部的空虛感已經從疼痛變成麻痺了,那些人雖然害怕她,卻也擔心若是不幸讓她死在這裡,會帶來許多麻煩,所以會固定放些食物在門口,但也只是勉強糊口的程度,有些東西粗糙的甚至讓人無法嚥下。

女孩咀嚼了幾次,吞下了乾燥乏味的飯團,又低頭躺了回去。

好累。

眼前分不清白晝與黑夜的每日,也使人無法安然入眠。

她感覺頭很暈,四肢有些虛脫感,大概是昨天的人一時興起朝著自己未癒合的傷口塗了奇怪的東西,導致她現在覺得頭昏眼花的。

──這樣的日子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耳朵敏銳地捕捉到逐漸靠近的腳步聲。



──誰?

她繃緊了神經。

通常那些故意欺負她的人,根本不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到底會是誰?

「咔啦!」

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倉庫的門應聲而開。女孩這時保持著側躺的姿勢,背對著門的方向,接著她清楚聽到跨過門檻的木屐的聲音、和那些許胭脂水粉和香料的氣味。

這個味道……

當感覺到那個人越靠越近,甚至於快要碰觸到自己的肩膀的時候,女孩反射性地從原處彈開,後退。

「小千,是我!」

──這聲音……

──是……千草姐姐?



她快記不得已經多久沒見到千草了。

自從被關在倉庫以後,女孩一直都害怕著,但她本來以為至少姐姐會幫助她,就像幾年前那樣。只是不管她再怎麼等,千草始終都沒有出現。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對方才在今天來到了這裡。



──她來了……姐姐來了……

是要幫助自己逃出去嗎,如同一開始期望著的一樣?



──不、不可能的!

──她一定也跟那些人一樣!



「那群人……讓我看看妳的手、來。」

就在那股香味靠近的瞬間,女孩的手朝著那方向用力揮過去。

下一秒她聽到了女子的驚呼聲,而指尖則殘留了些許的觸感和微弱的血的氣味,女孩忍不住震驚。

她弄傷了她。

「小千,妳……」對方的聲音流露出了不可置信。



不是的。

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不想被碰觸,所以才揮開她的手。



但女孩忘了,自己的十根手指的前端,在不知不覺中長出了尖銳的指甲,就像獸類的利爪。



「別……過……」

女孩過了幾秒才開口說了這句話,她感覺到自己喉嚨乾涸地有如枯井,連發出一個音節都有困難。

「別……過來。」

她又再說了一次。



同時,四周突然安靜了下來。

千草並沒有馬上離開,但也一句話都不說。

究竟對方的意圖為何,女孩完全不明白,但她只知道一件事:凡是靠近自己的,便是危險。

就這樣對峙了許久,女孩聽到了衣物窸窸窣窣的摩擦聲響,及木屐扣響在地面的聲音,對方似乎是起身了,因為她下一秒發現那香味開始離自己越來越遠,直到最後木板門拉起,才又再次回復到寧靜。

原本因警戒而繃緊的肩膀,過了幾秒終於放鬆、垂下。女孩面向剛才千草離去的方向,呆愣地看了許久,即便她因為雙眼被矇住什麼也看不到。

女孩一方面慶幸著對方就這樣走了,一方面卻也難掩失落。

很難受。

她覺得胸口被什麼東西緊緊揪住了。



就跟當初母親大人那逐漸遠離的背影一樣。

即使母親的面容已經如同模糊的光影了,但那場景她卻永遠記得。



「不……要……」



不要走。

有溫熱的東西從臉上滑落,一滴、兩滴。



不要丟下我……





●續下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