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玖之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八重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文章下收)

===



●承上章





日正當午,一名身穿深色素衣帶著斗笠的男子,頂著熱辣的陽光在巷弄間快速跑著,他朝著町內某處奉行所的方向跑去,刻不容緩。

「報。」

男子朝內部走進,對著裡頭一名懶散靠坐在案前的一名人士喊道,只見那人瞇著眼像是沒睡醒一樣,文房被隨意擱置在桌上,一旁凌亂散落了許多文件和書寫到一半的紙捲。

他先是打了個呵欠,然後睡眼惺忪地朝著那名來報的男子回應,「什麼事?」

「大人,您又再偷懶了嗎?」

他稱對方「大人」,可見得眼前的這個人,是相當有地位的。

事實上他就是目前上任的四位町奉行之一,因為有著獨特的家世背景,一被任命就得到了幾位大名的矚目,只是從目前的狀況來看,這名青年男子有欠威儀的體態,再加上沒精打采的樣子,實在讓人難以想像他是個專門負責查緝與執法的人。

「什麼偷懶?我這是在搜尋靈感……」瞧著下屬那無奈和不信任的眼神,青年只是沒好氣的說道。

只是神遊於太虛之境,一時半刻恍如隔世。

那名素服的男子忍不住在心裡直嘆氣,又不好當面教訓上司,即使他再怎麼受不了,也不好砸了自己的飯碗,後半生還想要好好享清福啊。

而且,奉行大人現在一副看起來很不可靠的樣子,實際上認真起來,卻還有那麼回事兒,再加上他對手下的人都很照顧,所以也因為這樣很多弟兄們都喜歡在他手下做事。

「好了,有什麼事情說吧。」

「啊,是……」他趕緊說道,「上次那件從南蠻過來的走私品,已經查到那幫人窩藏的地點了。」

「哦!終於嗎?」聽到對方這麼說,這名奉行似乎提起了點精神。

「是,這幫人很狡猾,大概知道我們正在查緝,所以在找各式各樣的地方躲藏。」接著語氣些微揚起,「不過就跟大人猜想的一樣,他們果然都選在特定的地方。」

「如果是我的話,想要躲避追查又要能夠不著痕跡把商品脫手,肯定是會選擇人來人往複雜密集的地方……就好比說,遊廓。」

「是,這是他們至今為止出入的所有地方,包括店號。」他趕緊從衣領領口內掏出一份紙張,遞給眼前的町奉行。

只見青年打開了那張紙,雙眼在上頭來回瀏覽,最後他將紙張闔上,「好啦,召集人手們可以去逮人了。」

「是!」


===



「這裡的倉庫是做甚麼的?」

「這、這裡只是收木柴用的啊,大人。」

聽到了外頭傳來陣陣嘈雜的談話聲,原本處於睡眠狀態的小女孩從黑暗中甦醒過來,即使現在的時間是白天,她的眼前卻還是一片黑,依舊是覆蓋著布料。

──吵。

女孩可以聽到在距離她所在的位置不遠處,其中一人的聲音顯得相當驚慌的樣子。被吵醒的感覺相當令人煩躁,幾乎快分不清白晝與黑夜的差異,此時她只感覺到十分的疲倦,原本想要就此睡下,完全沒興趣在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上,直到倉庫的拉門開啟的那一刻,女孩反射性地豎起了所有的感官神經。

「喂、這是怎麼回事?」帶著些許威嚴的男音響起,「這不是倉庫嗎,怎麼綁了個孩子?」

另一人則相當的心虛,說話支支吾吾的。

「呃、這、這是......」

「快說、難不成是非法買入的嗎?」

「不、不是啊,大人,她、她......她是個妖怪阿!」

那人趕緊大喊道。

「什麼妖怪,不就是個女孩嗎?」被稱呼大人的那名男子說道,然後朝著某個方向喊了下,「來啊、過去看看。」

「是!」幾個低沉響亮的聲音喝道,一旁還有人急急忙忙想要阻止。

接著,她的耳邊聽到了三三兩兩的步伐,草履與地面摩擦發出的「唰唰」聲越來越靠近。

似乎有人在面前蹲了下來,她近距離聞到了汗水和金屬交雜的味道,下意識不安地抽動著。

「居然用這麼粗重的鎖鏈來綁一個孩子?」

「大人,那可是鬼子啊,一般繩子根本綁不住!」

耳邊還依舊可以聽到那頭的對話,金屬碰撞的聲響讓人的對話聲變得斷斷續續的。

女孩這時候是面朝下姿勢,她不知道這些人圍著自己想要作什麼,當他們觸碰到她被緊綑的手,她就只想著要閃躲,口中發出了不信任的嗚咽。

「幫妳解開,安分點。」

說完後,其中一人還按著她的背,想要制止女孩的動作,因而感覺到某種威脅的她,則是使勁地扭動,更甚者用力踢腳。

「這丫頭作什、唔!」

頭頂傳來一記悶哼,她知道自己踢到他們其中一個。

「喂!你們磨蹭什麼?」

「這孩子一直掙扎阿,大人!」

因為女孩的掙扎,那些人只能更用力地想箝制住她的腳,卻因此引來她更強烈的抵抗,在大聲吼叫後奮力一甩上身,把那一雙雙大力按壓著自己的手腳、頭後的手給甩開,激烈的動作讓原本覆蓋在女孩雙眼部位上的黑色布條鬆脫、落下,緩緩露出了不似人間應有,妖豔的血紅色。

鮮紅的眼瞳懷著敵意瞪視著眼前的人們,他們一個個帶著長棍、短刀,有些人看上去表情訝異,有的人則是警戒地望著女孩的方向,在她的周圍站立,圍成半圈將她困於角落。

玖之章



女孩眼睛左右看著,注意到那些人似乎正慢慢朝她靠近,就在其中一人在距離她不到約半米的距離在更踏近一步時,她突然張口對著那人吼道,露出比常人還要尖的牙,想要喝止他們不準靠近自己。

只是當她有想要往前衝的動作時,束縛著她的鎖鏈當下便會拉住她的脖頸和手腳、阻止她的行動。

「簡直就像是一頭小野獸嘛......」

在那些手持武器的人後方,有個穿著不太一樣的青年男子在門口的位置望著她,由於背光的關係,女孩看不清他的容貌,但那都無所謂,因為眼前的這個人肯定也會對她造成威脅。

這麼多人圍著她,讓女孩心中不斷浮現出危機感,就算他們真的想要傷害她,以她自己單薄的體型,和被束縛的姿態恐怕是抵抗不了的,但女孩也只能像這樣咬著牙,怒目而視。

而這時候,另一抹較為柔和的身影突然從後頭出現,女孩認出了那是屬於千草的。

「大人,懇請放過那孩子!」女子立刻跑到了男子跟前,朝對方彎身。

「妳又是誰?」

「奴家是這兒的遊女,名千草。」

男子看看千草,又轉頭看看此時正在戒備著他們的女孩,「那小妖怪跟妳有關係?」

「不……她只是幾年前被一名叫助六的男子給賣來這裡的,但這孩子實際來歷不明,照規定這裡是不能收她的!」

「所以妳的意思是……要我把她放回去?」

「是。」

「真大膽,不只口出狂言,還要我這町奉行聽從妳的片面之詞?」

「不敢冒犯您,但奴家有證據,可證明那孩子……那妖怪是怎麼來的,拜託。」

女孩聽到了千草與那人的對話,她抬頭看向女子,前者卻也只是看了下她後,便移開目光。

「大人……」一名男役在一旁似乎有些猶豫的看著男子。

那人沉吟了會兒便走上前來,他與女孩的視線對上,居高臨下看著她。

女孩也瞪視著對方,她討厭被人這樣看著。

「嘛、我們的工作只是要查緝不法而已,不是像桃太郎一樣,來退治鬼怪的。」過了幾秒他才開口說道,只不過語氣跟表情都不同於前一刻的嚴肅,而是有些嫌麻煩的樣子,「你們幾個繼續留下搜查,至於──」在作出決定了以後,青年又轉頭對著一旁的親信示意:「──小女鬼就先帶回奉行所,過幾天處置,如果不安分就粗魯點。」

「是!」

旁邊的人聽到一聲令下,幾名壯年男子便圍上來,他們將鎖鏈牽起,但並沒有要動手解開,反而是用力拖拉著她離開倉庫。

她繼續掙扎反抗,直到有人從後方將她打昏,視野瞬間變得模糊,眼前的人們變成一道道模糊的黑影,就連那轉身離去的女子也融於其中。



──姊姊......知道了我的事情嗎?

──但、為什麼之前一句話也不說?

──連妳......也欺騙我。



没過多久,她被那些人釋放了出來,但依舊被鐐銬束縛著無法隨意行動。

「萬一妳亂跑就麻煩了。」那個青年是這麼說著。

就這樣幾名男子組成了一個小小的隊伍,在不太引人注目的時間點,走在不太容易被發現的路線上。

經過了幾天,女孩變得比一開始要安靜些,低著頭不發一語,即使那名青年對她說話,也沒有什麼反應。也許是因為全身被束縛著無法反抗,或者是他雖然下命令囚禁她,卻不像遊廓的人一樣會加以虐待,所以她才稍微安分一些。

但這並不表示女孩就相信了眼前的人,她依然是戒備著,並且觀察週遭的情形,必要的話也得想法子逃脫。不過這一路上,他們也只是很平常地移動著,每到一處就稍作歇息,然後再繼續趕路,前後大約花費了一天的時間,一行人進入了較為偏遠的山區。

當他們越接近一處的時候,女孩的心中逐漸浮現出了某種類似悸動的感覺──這裡的氣味,她認得。

大概是覺得差不多了,只見前方的青年抬起手,示意後頭的其中一人解開女孩身上的鐐銬和鎖鏈,沉甸甸的金屬重重地落在土地上,在她腳邊揚起了些許灰土。

「好啦,這是妳住的地方吧?」那青年一派輕鬆地咧嘴笑道,表情與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印象有些許出入,「趕快回去吧,可別再被抓了!」

「......」突然回歸了自由,女孩低頭愣了下,覺得有點不習慣。

由於先前那些不怎麼好的經驗,她對於這種情況是遲疑的,在對方說完後的下一秒,就緊擰著雙眉瞪向青年,眼神中滿是不信任,她覺得對方極有可能在下一秒就會變卦。

「怎麼啦,瞧妳這丫頭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大概是讀懂了她的情緒,青年搔著頭說道,「還是快走吧!在我改變主意要捉妳以前──」

女孩聞言轉身,立刻朝著拔高的山勢跑了過去,將一行人拋至身後,頭也不回。



拔開雙腿,她不停的跑、不停的跑。

氣流因奔跑而形成的風撲在女孩的臉上,然後帶起她一頭淡色的長髮,髮梢隨著女孩的動作擺盪在後頭。

不管他們是不是真的隨後就要捉拿她,她都要跑開,一定把那些人甩得遠遠的。

所以,她不停的跑、不停的跑。直到後頭已經感受不到了人的氣息,她依然繼續跑著。



沉睡在女孩體內幾年前的記憶,就在她盡全力在山中奔跑的時候,開始像林中山泉一般地湧現出來。

左腳一躍,她知道這是踩在佈滿落葉的林徑的感覺。

右腳一蹬,她想起那迎面而來的是樹木的氣息。



──只要、再往前跑的話......。

女孩此時就像是本能性的朝著山林中的某個方向跑去,明明就已經遠離這個地方好幾年的時間,但她卻依稀記得回家的路,心裡一陣欣喜。

──那個家,有母親大人在的家。



最後,女孩終於看見了那座落在山坡上的一處木屋,雖然周邊的雜草比她離開的時候又高了一些,但她還是可以辨認出那就是自己出生長大的地方。

於是她趕緊跑上前去,並且滿心期待地拉開了自家的門。



只不過,當她開門的那一刻,卻發現家裡頭是空空如也,如同她當初離開的時候一樣──角落堆了些許的染塵已久的雜物、幾個擺放物品的櫥櫃、久未炊煙的爐灶。

還有,那名離開的人。

看著空無一人的家,女孩的表情難掩失落,她垂下了肩膀默默地帶上了家門,然後朝著房間走去。

──好累。

「咚」的一聲,她幾乎是讓自己整個人失墜傾倒在榻榻米上,疲憊瞬間襲上了全身,都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有睡好。

──好髒。

當她闔上眼時,似乎可以聞到些許的黴味,來自於家中擺放的東西。

這棟房子已經幾年未被人住過,家中所有物品的表面多少都覆上了層灰,可見母親大人自那之後就沒有再回來過了。



──大概......整理一下吧。

──至少哪一天......母親大人回來會高興些。



她心想,然後沉沉睡去,細小的眉間深鎖著。





●續下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