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拾之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八重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文章下收)

===


●承上章




惡夢始終都沒有離開過她。

從一個場景換到了另一個場景,每日每夜不重複著,將她整個人陷入無限的輪迴。

開頭總是會夢到母親的背影,彩霞渲染了那一身素白的身影,女孩隱隱約約看見了自己伸出雙手,嘗試想要觸碰到那兒,但她的指尖卻無法觸及,只得看著那身影漸行漸遠,連回頭看她一眼都沒有就逕自沒入了一片殷紅當中。

她急忙地想追過去,於是也跑進了那裡,但母親的身影卻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兒去,像是被這片詭譎的紅霧所吞沒,視野所及之處僅能看見自己的雙手雙腳。女孩朝著四周大喊著,希望有人能夠聽到自己的聲音來找她。

當過了一會兒她開始感到不安的時候,突然從霧中伸出了隻粗糙的手緊抓著她,但那手並不是屬於母親的,而是男人的手。她抬頭一看,只見一張笑得不亦樂乎的臉正對著她,並拉著她朝某個方向走去,週遭的紅霧忽地散去,換上了一片光影絢爛的景象,男人與女孩在夜晚那充滿燈紅酒綠的巷道不斷走著,道路卻像是沒有盡頭一樣一直延伸著。

女孩四處張望,一個個沉迷於歡場的男男女女的身影,模模糊糊地映在那一道道的窗框上頭,笑聲與樂聲從那裏頭傳來,明明是尋歡作樂的樣子,但在紅色燈籠滿掛錯落、燭火明滅不定、人影恣意搖曳的景象之下,卻只讓人看得頭暈目眩、眼花撩亂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女孩突然發現到那原本大力拉著自己的手不見了,她反射性地轉過頭去看,原本奢靡的場景在一瞬間崩解,被一道又一道的人影所包圍,一群人圍繞著女孩,指著她是「妖怪」,然後不斷朝著她逼近。女孩害怕地往後退,轉身逃跑。

她不斷地跑著,感覺到背後似乎有無數的手朝向她,想要抓住她。

令人不適的低語聲,伴隨著沉悶的窒息感,女孩使勁的跑、拼命的跑,想要逃脫、想要遠離。

但她仍然被追上了,那一隻隻的手扯著她的頭髮和手腳、抓著她的衣袖和衣領,還不時地吐露著惡毒的話語,咒罵她是不祥的怪異,接著那些人手就融解成一道道的金屬鍊條,緊緊地纏繞著她的軀幹四肢,令她無法動彈,待那巨大的黑影襲捲她全身,眼前僅存的一絲光明也給狠狠剝奪了。

最後,女孩留意到了人們的低語聲消失了,四周呈現一片死寂。

這時她感覺到了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瞪著她,但眼前望去盡是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到。

直到那詭異的嘶嘶聲在耳邊響起的時候,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忽然沒了束縛──取而代之的是劇烈的撕裂痛楚從背後傳來。



日復一日,她總是在這樣的夢境中打轉,驚醒過來後發現自己一身冷汗,連原本隱藏起來的雙角都顯現出來了。不僅如此,女孩在夢魘之際似乎會無意識地破壞了身邊的事物,要說證據的話,大概就是她醒過來後總能發現家中的牆角、家具或是某個物品上頭出現了裂痕,甚至更誇張一些,是整個東西被不明的外力給粉碎掉了。

後來,女孩因為太害怕了,便強迫自己醒著,她環抱著身軀蜷縮在屋內的角落之中,紅瞳盯著外頭的黑夜,看著頂天的雲霧遮掩著微弱的月光,然後又散去。

連續無眠的無數個夜晚,似乎有什麼東西開始在女孩的體內高漲著、叫囂著,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種感覺似乎越來越強烈,幾欲爆發。

她有幾次乘著黑夜的冷風跑出了屋外,試圖想要宣洩高漲的情緒,直到天空泛起了魚肚白,才慢慢地走回了自己的家。

感覺似乎緩解了一些,至少沒那麼痛苦了。

只是當她冷靜下來了以後,很偶爾會發現自己的手上或是身上的衣物似乎沾染了不知道打哪兒來的髒污──帶有點腥臭的。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段時間。



===



女孩花費了很長的一段,才學會了該怎麼控制自己,至少能夠恢復到正常的生活作息上。

或許也該感謝過去的那段時間,她從人類那裡學得了該如何自理,不過要在山林中找尋可以吃的食物確實是有點困難,於是她慢慢地開始學會靠自己的方式打獵和採集,只是對象不完全是一般的人類社會會接觸到的東西。

一天,她預先在樹叢周圍設置了陷阱,用絲線纏繞成網──這是女孩後來發現到自己的能力,可以自行製造出具有一定韌度的絲線,然後就在附近等待,一段時間過後,有經過的小動物不幸被她所製作的陷阱給困住。

她走過去將獵物抓起,今天還不錯是只野兔,足夠她撐一段時間。

正當女孩要回去的時候,突然她身後的樹叢傳來了些許騷動,然後幾道黑影叢中竄出,看不出形體的「東西」正蠕動著,朝女孩的方向靠近。

「你們是來搶的?」

從黑影當中發出了奇怪的嘶嘶聲,不似一般聽得懂的語言,只見女孩聽聞過後只是瞇起了一雙紅瞳。

「我只會拿我需要的,不會跨越到『你們』的......」她像是聽懂了那些不明「東西」的意思,緩緩開口,「但是如果來搶的話......」

隨著緋紅色的眼瞳閃過了異光,黑影像是受到了什麼威脅抽動一下,

「……就一起吃掉。」

女孩朝著不明物體說道,黑影聞言,開始向後退開四散,從地面滑進了樹叢的陰影之中,再也看不見。

再次恢復了寧靜以後,她才抓著被緊縛的獵物離開原處。



「我才不怕……」女孩一面走,一面自言自語著。

──没錯,已經不再怕了。

她自己有了力量,不再只是被欺負了。



過去若是沒有母親大人在身邊的話,她一個人就只能被山裡面的「生物」們給欺侮,對於弱小和強大的定義仍舊懵懵懂懂的時候,女孩只是知道了自己是「弱小」,而其他的人就是「強大」,直到了那一次的重傷幾乎致死的時候,她才用幼小的身軀有了深刻的體悟。

沒有能力,就是弱小、無用的。

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她可以感覺到從體內湧現的某種無形的東西,像是洪水又像是火燒般的感受,從住在遊廓的那段時間就開始了,一直到現在更為強烈。即使這些感受並沒有真正的形體,女孩也本能性知道這就是力量,屬於她自己的。

這麼一來就不必擔心獨自一人的時候,會遭受其他生物的攻擊──至少跟那個只會縮成一團的自己不同,已經學會要反擊了。



女孩一面想事情,一面緩步在林徑中走著,等到她越過了茂密的樹林,快靠近位於山坡上的住家的同時,她突然察覺到屋內多了股氣味,且是如此久遠而又熟悉的,令她不由得一愣。

──不會吧......?

──難道是....?

她愣了幾秒後,下意識地就邁開了腳步,朝著屋子的方向跑了過去。

──哈、呼......哈!

她順利地跑到了家門前,喘著氣拉開了木門,然後用著不失興奮的表情對著屋內。



「母親大人!」

是母親!

母親她回來了!

她終於盼得了母親大人回到家裡來了。



母親大人那時離開時的背影,至今依然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當中。

即使不想承認,女孩的心裡也明白,其實母親大人從那個時候就拋棄了自己。

但即使是如此,女孩卻依然希望可以見到她。

──好像不這麼做,就無法相信了什麼一樣的。



女子的身影依舊如她記憶中的一樣,如同天邊彩霞一般的赤紅色長髮,纖細而美麗的身姿,以及精緻的外表,與幾十年前的樣貌如出一轍,但似乎又多了點什麼。

女孩看著母親大人緩緩地轉過了頭,看著自己。

然而,那表情卻不如同她所想的,甚至還有些訝異的樣子。

「妳......沒想到妳這孩子,還活著?」

當赤色長髮的女子一見到女孩的第一句話便是如此,就好像她先前並沒有期待女孩還在這裡的樣子。

「啊、那個......是的。」面對許久未見的母親說出口的話,女孩不免有些失望,然後又像以前一樣開始結結巴巴了起來。

明明有滿肚子的話,想著等她回來的時候想要說出口,好比:為什麼當初離開了、母親大人究竟去那兒了,這些年是怎麼樣過的......等等,好不容易等到母親大人回到家來了,女孩卻一句話也問不出口,更加說不出自己先前是發生過了什麼事情。



「呵,無所謂......至少還有個人可以幫忙。」就在她低下頭不知道該怎麼樣開口時,母親突然說道。

──幫忙?

──幫忙什麼?

女孩忍不住疑惑,然而她就注意到了──雖然有些微弱,但從母親的身上似乎傳來了另外一股不同的氣味,視線順著氣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母親大人的衣服,在腹部的部位些微的隆起。

下一秒,她就知道那個代表什麼了。

在遊廓生活的那幾年曾經看過幾次,有時候那些女子總會有不小心發生這種事的時候,所以她知道。

然而,女子並不理會佇立在門邊的女孩,此刻的表情是多麼的訝異,只是自顧自地在一旁坐下

「孩子啊……可愛的、強大的孩子……」

女孩看著母親低著頭微笑,一面動手撫摸著自己的腹部,一面溫柔的說著話,表情不同於先前對待她時的冷淡,語句中滿溢著開心以及期待──那是她從來沒看過的。

她一語不發地看著,臉上的表情已經沒了剛進門時的那股興奮。

「早點出生吧……」

就在這一瞬間,她似乎聽到了──從體內傳出了什麼東西,逐漸崩壞的聲響。




●續下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