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櫻花繚亂──尾章


※文章簡介:
此為櫻鬼八重過去的故事,共分幾個章節。



(文章下收)

===


●承上章




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她,她是什麼?

也從來沒有人讓她知道自己是甚麼樣的存在。

那麼她出生的理由究竟是什麼?


※※※


當晚,母親就跟以前的習慣一樣,在房間睡下了,女孩取來了一件被褥準備蓋在母親的身上,表情是難掩失落。

離開了這麼多年,母親對自己的行蹤隻字不提,甚至也沒對她的事情問過任何一句,即使開口了,也都只是說些瑣碎的事情、毫無任何意義的詞句,好像只是剛好想到了才對她說話,並不是因為她本身。

女孩心底明白,還是盲目的想要從女子那兒索求從來都得不到的關愛。

只是,母親此時竟懷了身孕,家裡即將要多了一個孩子,這點讓她感到害怕。

不、或許真正令她感到恐懼的是母親當時的表情。

為什麼要露出那種表情?為什麼看起來那麼開心的樣子?

──就好像打從心裡期望著這個孩子似的。

女孩的目光被那隆起的肚子給吸引過去,圓弧的表面隨著呼吸而起伏。

起初還有些遲疑,但接著她顫抖地伸出手,將細小的手掌覆上腹部的表面,動作都盡量小心翼翼的,深怕驚動了正在休息的母親。

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從掌心傳遞而來的母親的脈搏跳動和呼吸韻律之下,有個什麼正在裡頭逐漸的成長。那是種相當微妙的感覺,雖然現在什麼也看不到,卻可以透過感覺來想像那個畫面情景。

──萬一這個孩子出生了以後,那她自己又會怎麼樣?

如果這樣的話……

一定又會再被丟下……

不要……

我不想……



要是……

沒有這個孩子的話……



「……妳在作什麼?」

突然間,母親的聲音自黑暗中響起,女孩嚇得倒抽了口氣,一瞬間她整個人被外力壓制,脖子被人緊掐著。

甫回過神,眼前那看似柔弱的母親正瞪視著她,淡金色的眼瞳在黑暗中發出了銳利的視線,毫不留情地刺向了她。

「嗚……」女孩抬起雙手抓著母親的手腕,卻感覺全身虛軟無力,無法從那怪異的氣力下掙脫。

「說!」

女孩擰緊秀氣的眉眼,表情看起來十分痛苦。

但女子並不打算放開她的手,反而是收緊了五指。

「以為我沒發現嗎?半夜鬼鬼祟祟的……」對方瞇起雙眼,「想對我腹中的孩子下手?」

「啊、我……我沒、有……」

女孩急欲解釋,卻只能艱難地從喉頭發出了幾個音節。

「說謊!」

「嗚……」她的眼前開始一片模糊,彷彿意識要脫離她的身體遠去,「請、請放過我......」

「呵、妳是在嫉妒嗎?」女子接著發出了冷笑,「因為妳自己得不到?」

女孩的雙眼因著話語而瞪大。

「明明就那樣死去還比較乾脆呢,為什麼還活著呢?」


不要……

我並不想聽……



「我不需要妳阿,懂嗎?」

她聽到了聲音。

有什麼東西開始崩毀了。



黑夜就像是野獸一般,無聲無息地追趕著眼前的獵物,吞噬所有的一切,僅餘下恐懼的殘影。

「對、對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幾乎是快要失去了意識,她艱難地發出了聲音說著,母親才將她甩到了一旁,然後表示要不是她的女兒,她早就要她的命了。

接著,她便像逃難似地跑出屋外。一個人赤腳在外頭拔足狂奔著。完全沒有任何目的的,只是一直跑,直到足夠遠的地方,才虛軟地倒臥在一棵樹下,氣喘吁吁像是驚魂未定的樣子。

她害怕著身後的事物、也害怕著母親,脖頸上依然殘留著觸感。

──母親大人,是真心要殺了我。

明白了這個事實的她,全身止不住顫抖。



為什麼?

她究竟做錯了什麼?


女孩用雙手抱住頭,她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壓著自己的腦袋,又像是有什麼東西要衝破自己的頭頂,快要爆發出來一般的難受。

『──我不需要妳阿,懂嗎?』

母親最後落下的話語,一遍又一遍地在女孩的腦海中重複著,那有如春風般輕柔的聲音吐著的冰冷話語,依然在耳邊縈繞。

如果母親不需要她,那一直以來她究竟是在渴求什麼?

如果母親不需要她,那她究竟是為了什麼理由才出生的?

女孩在黑夜中瞪大著緋紅色的雙眼,咬緊下唇不斷地顫抖著。

無法思考、無法理解、無法置信。

直到顫抖的雙手漸漸地握緊成拳,她心底那崩毀的聲音也逐漸變大。




隔天清晨,女孩頂著虛浮的腳步走回去了。而母親見她回來,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後便不予理會,突然就像是沒事了一樣,又恢復到了母女倆原本相處的方式。

她也什麼話都不說,對於昨晚的事情閉口不談,然後就像平常一樣,努力當個乖順的孩子,取悅著母親。

只是,雙眼不再明亮。

像是把自己的一部分刻意遺棄在黑夜似的。




過了一陣子,母親即將臨盆。

這幾天,從對方身上散發的氣息異常驚人,她清楚地嗅到與母親不同的氣味,是來自於母親腹中的快要出世的孩子,令人好奇生出來的究竟會是什麼樣的?

而到了要開始生產的這天,她趕緊準備了乾淨的衣物、保暖的布料、煮滾的熱水……等等,憑著之前在遊廓中生活的記憶(雖然只是用看的),由她幫母親接生。

屋外不知何時開始下起了大雪,寒冷將這棟屋子跟外界隔絕了,灰白的顏色就像已然靜止的時間,把一切凍結了起來,卻不影響屋內的緊張氣氛。

「啊!」

女子的痛苦呻吟傳遍了整間,她皺緊眉頭將全身的力氣用於下腹,直到一個臨界點才開始喘氣,再一個吸氣、用力。

「還差一點!」

女孩跪坐在母親的雙膝前,準備接下新生的孩子。雖然前面陣痛了好一段時間才開始生產,但就像是這個孩子本身也迫不及待地想掙脫母體的懷抱,來到這個世界一樣,不消十分鐘的時間,嬰兒的頭部就順利已經從下腹探出,接著是肩膀、直至軀幹見光。

此時,忙於生產的女子臉龐上佈滿了汗水,她依然不斷地重複著吸吐、用力的動作,劇烈的痛楚讓她姣好的面容倏地緊皺,一時控制不住自己的氣力,象徵羅剎鬼的黑色犄角現出在頭側。

「就快出來了,母親大人。」

女孩對母親喊著,她看著嬰孩的軀體已經出來了一半以上,不斷地用言語鼓勵她。

然後就在最後一次的使力,孩子終於脫離了母體之外。

女孩接下了嬰兒,然後用熱水開始清理他身上的血污。

這孩子是個男孩,皮膚像冬雪一般的透明,額上有著非常幼小的雙角突出,看起來是比他的膚色還要雪白透徹,跟母女兩人的顏色不一樣。

只是比起孩子的外貌,更令人無法忽視的卻是他身上帶有的不同於一般怪異的氣息,強大的妖力讓抱著她的女孩不自覺地一顫。

這就是母親想要的孩子?

她怔怔地看著懷中的嬰兒,直到母親起身將她拉回了注意。

「孩子怎麼樣?讓我看看……」

女子經過伴隨痛苦的生產過程,全身幾乎虛脫,僅受那想要一窺親生孩子面容的意念所驅使,用虛弱的嗓音說著。

但眼前的女孩卻只是抱著嬰兒,完全沒有任何動作。

「我說,把孩子給我……」女子一邊喘氣一邊說道,但她仍是不為所動,直到女子開始動怒。

「母親大人當初也是像這樣生下我的嗎……」

女孩過了幾秒終於開口,卻吐出了奇妙的問題。

「……說什麼,讓妳把孩子給我沒聽見嗎?」女子感到有些不耐煩,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想要看看孩子是否安好,對她而言女孩的問題根本一點兒也不重要。

「……您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要生下我呢?」女孩緊抱著嬰兒,像是打定主意不交給母親,除非對方回應她。

問著問題的同時,女孩那雙緋紅的眼底混沌一片。

「僅僅只是想要一個強大的孩子嗎?」

「因為有了更好的,所以就不需要我了嗎?」

她轉頭看著女子,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緒起伏。



也許女孩還在期待著什麼,就算只是一點點,她也想要那個存在的理由,不是因為什麼因素,就是因為她自身而已。



她面前的女子,此時嘆了口氣。

「沒錯。」對方開了口,只是一個簡單的單詞,卻重重地壓上了女孩的心頭,「一點力量都沒有的妳,我根本就不需要……」

女孩一邊聽著,原本就毫無血色的臉更加慘白。

「當初留下妳,只是期望有點兒用處……但似乎不該有期待的。」女子回應著,但言語卻如同毒藥,「最一開始就了結妳的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煩心……」

「……我懂了。」

原來如此啊。

打從一開始她就被捨棄了呢。

明明心裡很清楚,究竟是在期待什麼?

沒有任何意義……


而後,女孩劃開嘴角對著女子笑了。

「那麼我也……不需要母親大人了。」

──再次被捨棄以前,捨棄掉吧!



接著,從女子的身旁出現了無數條鋒利的細絲,纖細的皮膚立刻被絲線劃破了。鮮紅從那身素白的布料上一點一點地綻開,就像一朵朵美麗的椿花一樣,跟母親的頭髮相近的顏色。

女孩靜靜地看著眼前的情景。

在對方想要掙脫絲線前,她瞇起了雙眼,那一條條透明如無物的絲線彷彿有了生命一般,在一瞬之間貫穿了女子的全身,從光潔的眉心、咽喉到心口,直到四肢身軀都被刺穿包覆。

女子在立刻發出了淒厲的慘叫,瞪大著淡金色的雙眼望向女孩,過了數秒才終於斷了氣。

她就這樣看著母親的軀體被細線貫穿的樣子,看著鮮血從傷口中汨汨流出,延著細絲的方向滴落在周圍,無聲地綻開成了豔紅的花。

「嘻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像是在下一刻發了狂似的,女孩開始不受控制地大笑。



──殺掉了呢,母親大人......被我殺掉了呢!

──這樣我就不會再被拋棄了!



隨著女孩流露出的狂喜情緒,那雙象徵性的鬼角冒出,如瀑的淡粉色髮絲開始逐漸失去了顏色,彷彿霎那間在周圍撩起了一陣狂亂的暴風。

她不斷地笑著、笑著,內心的空虛和失落卻在過程中悄悄蔓延。

接著她停下了笑容,在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以後,眼角開始盈滿了淚水。

「不、我......我剛剛......」

──我到底做了什麼?

──我剛剛到底......?

「啊啊啊──!」

前一秒還因為親手殺了母親而感到愉快,但下一秒女孩才發現到了自己憑著一時的憤怒及恨意動手殺了母親,她開始無法承受大聲哭了出來,像是要反映著心境一般,女孩的眼角開始留下了鮮紅的淚水。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終於冷靜了下來。

接著,她低頭望向襁褓中的嬰兒,經過剛剛一連串的騷動,這個孩子卻像是完全不受影響一般,安靜地閉著雙眼,也沒有哭鬧。

兩頰還殘留著紅漬的女孩瞇起了緋紅色的眼瞳,她一語不發地舉起另一隻手,指尖立刻伸出了尖銳的爪。

──既然都這樣了,不如把這個孩子......

雙眼閃過了銳利的光芒,即使妖力十分驚人,但懷中的孩子再怎麼說也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嬰孩,只要她有這個意思,要動手取下他的性命,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只要輕輕的......

當她的手伸向了嬰孩的脖頸的時候,孩子細小的手掌突然反射性地抓住了女孩的衣領,這個動作卻讓女孩愣了下。

就這樣僵持了幾分鐘的時間,女孩垂眼放下了那隻打算取人性命的手,用有些天真的表情看著孩子沉靜的面容。

「你......需要我嗎?」她向孩子問道,卻又像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著。

明明只可能是內心的空虛感而產生的錯覺,但卻讓她忍不住抱緊了小嬰兒。

「如果是的話......那麼以後我就是你的姊姊了喔──」

如果這個孩子需要自己的話,那麼她就會用盡一切來保護他,疼愛他。

那怕,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我的、弟弟。」



【全文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