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深植於心的幻影

※以此交流所敘寫的後續。


一直以來,她都只能望著那名女子的背影。

──但奪去自己目光的,只是那抹霞紅色。

「她」從離開了那個攤位後,就一直走在前面,帶點刻意的。

「……母親大人。」然後,她終於開了口。

即便知道眼前的是幻影,她卻無法控制自己的目光跟隨著對方的身影。

要去哪裡……

拜託、不要丟下我……

彷彿聽到從內心深處傳來的小小聲音。

──直到現在,難道仍是渴望著嗎?

突然間,周圍突然安靜了下來,而這時,那名女子回頭了。與記憶分毫不差的面容,纖細柔美的體態,妍麗的臉龐掛著一抹微笑,望著她的眼神卻是冷淡的。

眼前的是母親,卻也不是。

她看見了她的當下,立刻明白自己所看到的人影並不只是虛幻的,而是依據著腦海中所有的關於母親的記憶,衍生出的樣貌,除了從對方的身上傳來的甜膩的氣味以外,那幻影的一舉一動幾乎是如出一轍。

雖說只是個稍縱即逝的影子,但不免令她笑問自己,究竟從那影子身上要尋求什麼東西?

──已經不需要了。
沒錯,早在那個時候她就已經捨棄了。

這時,她抬起了手,素白的指尖緩緩地靠近了對方纖細的脖頸。

「要動手了嗎?」露出娉婷優雅的笑容,眼前的『母親』問道。

「妳不過是個影子。」八重抬手,用著淡然的口吻說。

「是嗎?但妳的眼底卻是一片混濁呢。」對方又說道,瞇起了淺金色的眼瞳,眼神就像是得逞的貓兒一般。

聽到對方的話語,她沒有回應,但原本想要動作的手卻停住了。

──呐、妳明明就很清楚不是嗎?
分不清楚是眼前的幻影,亦或是心底的聲音。

──打從一開始,自己的存在就已經不被認可了。

「怎麼了?」幻影笑了笑,「妳不動手嗎?就像『那個時候』一樣......」

八重微愣,紅瞳睜大又再次回復到原本的樣子。
這時候,『母親』輕輕地抬起了手,素白的指尖觸碰到她的臉頰,一點兒溫度也沒有的冰冷指尖。

「即使一開始就知道事實,但卻又不斷地在心裏說服自己......」她說,然後輕柔地撫著她的臉,「就算知道妾身不是真的,妳的眼神和表情還是猶豫了呢。」

對方突然的動作令八重感到不解,她記憶中的母親是不會這般溫柔的摸著她的臉,更別說是正臉看著她。

眼前是依據著她的印象所製造出的幻影,還是說其中混雜了其他的?

「呵。」她忍不住低頭笑了,笑著自己。

接著,『母親』的幻影停下了撫摸的動作,美麗的笑容多了份狡黠。

「從妳殺了『我』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無法逃離了。」如鈴般的聲音傳入她的耳裡,在體內傳來重重的迴響。

──墜落的更深吧。

「擁有同樣樣貌的『我』的孩子......」

──再墜落的更深吧。

「我知道了。」

没錯,她早就已經知道了。

然後,幻影瞬間消散在她的眼前。

櫻髮的女子抬起了頭,宛若彼岸的深紅望著空無一物的前方,那股像糖蜜的氣味與祭典的悶熱混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黏膩的空氣。

那一刻,嘈雜喧鬧的聲音又再次從周圍恢復,就像是要提醒著她現實一般,不斷地在耳邊嗡嗡作響。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