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真相(上)

※文章簡介:
此文章為與匡中之交流之文章,共分上、中、三篇
粉色字體─櫻鬼視角
藍色字體─輝雪(NPC)視角

時間點:續此

「喲,好久不見,長大了呢。」

隨著那句猶如很久不見的話語,輝雪躍下了樹,並且走向櫻鬼。

帶著些許懷念,以人類的感覺來說,輝雪這一個離開確實是挺久。


「因為已經過了好幾年了呢,大人。」聽到了男子的話,面貌年輕的女子笑道。

妖怪對於時間的流逝的感受,比尋常人類都要來得淡然,不知不覺之中也過了許多的年月,轉眼一瞬。

櫻鬼拾起了一旁自己在採集用的竹簍,她今天打算到山林裡面採集一些東西,想要用來張羅晚餐的,她先徵求了輝雪的同意後,便一邊與他走在往後山的路上,一邊同對方說話。
  
「不過您怎麼會突然離開呢?」她問道。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理由,但從男子先前的態度和表現上看來,她並不認為輝雪會突然從那孩子,也就是青鬼的身邊離開太遠,而這次消失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在櫻鬼看來就是有那麼些不尋常的地方。


「有點兒事…」

沒想到對方會突然的就問起這事,雖然心底因孩子關注自己的行蹤而感到些許高興,但還是不想讓對方擔心,輝雪先是看向了別處,有些含糊的說著含糊的回答。

而像是想要隱瞞什麼般,輝雪的步調也不明顯得放慢了些許。

「不過已經沒事了。」

然後不忘做個含糊的結尾。


「是嗎?」稍微走在前方一些的櫻鬼聽到了輝雪這麼說,也只是淡淡地回應道,沒有回過頭。

──是在說謊吧?

她敏感地從那有些心虛的口吻當中,聽出了對方並不想要多加解釋,甚至想要掩蓋什麼的語氣,顯然她問題的答案,是無法直接表述的事情。當然她也沒有想要當場戳破他的打算,只想要先看看狀況。

過了一會兒,他們在林葉繁茂的樹群之中,來到樹蔭層層遮蔽的一處,這裡很靠近水源,所以也會生長一些可以食用的野菜,趁著春季時她都會來這附近採集一些回去。

「您先在一旁歇會兒吧?」櫻鬼先是對輝雪說著,然後朝著有生長食用植物的地方蹲下,打算動手採下。


輝雪並沒有開口回應什麼,只是帶著微笑點了點頭後便停駐於原地。

看著原本只是個小女孩的孩子如今已經成長成亭亭玉立的女性了,心中莫名有種我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感。
只是隨著時間分秒過去,輝雪那笑容中添加了幾分寂寥。

他錯過了孩子成長的時間,足足四十餘年。

這段時間他們過的好不好、有沒有吃飽穿暖,他完全不清楚。

本來允諾會照顧他們的他…還能信誓旦旦的說自己能夠成為他們的父親嗎?

「這些日子以來…還好嗎?」慢步走向一旁的樹木,輝雪以背輕靠著其枝幹,看著櫻鬼的背影輕聲問著。

問的聲音很輕,像是想蜻蜓點水的問起別來無恙。


「嗯?」櫻鬼先是反應式地發出了個單音,然後才繼續回道,但雙手仍是忙碌著的,「都還好呢,而且那孩子一直都是老樣子。」

她以弟弟作為了句子的主軸,用像回答、又像是沒有回答的方式回覆對方。

當然那句「都還好」的中間,省略了相當多的細節,包括了某次被強盜闖了家門、弟弟和人類的孩子接觸......等等發生過的事情之類的,只不過櫻鬼自己認為,這些個兒事情就結果而言,並不是什麼好到值得一提的事物,所以就沒對輝雪細說這些「瑣事」。

另外一方面,或許是她個人有著選擇性回答的習慣。



「是這樣啊…」聽著對方雖然是簡短的回答,但輝雪仍明白自己錯過的事,不是只有一點點。

隨後,輝雪並沒有再多說什麼,他看著櫻鬼的動作告了一段落後便走上前去,伸出了右手,示意著他能夠幫忙拿東西。

「讓我幫忙吧?」
許久不見,多了些許的生疏,雖然見著櫻鬼的成長當下輝雪帶了些許訝異,但在他眼中,櫻鬼仍是櫻鬼。

即便相似,但他卻不會混淆。

此時的生疏,莫約就是父親對於成長的女兒有些不知所措吧。


對於輝雪的主動,櫻鬼只是轉過頭朝著對方笑了笑,「嗯,我一個人沒問題的呢......」

櫻鬼才開口這麼說,輝雪卻早已伸手接過了對方的竹簍。

「別客氣。」看來是不管怎樣都要幫忙呢。

依然是露出猶如暖春般的笑容──即使與從前相比,輝雪氣色似乎有些弱了,但此時用著那副表情,卻彷彿可以因此掩蓋大半般。

說著,輝雪先是側過了身:「還有需要什麼嗎?肉?」


看到眼前的人笑得開心,櫻鬼沒說什麼只是依然。

──啊啊,真是很樂在其中的樣子啊。

她的腦中划過了異樣的感受。

櫻鬼目前為止,都還是用那張看不出是真心,抑或虛假的微笑來掩蓋自己內心的情緒,她不清楚輝雪是否有感覺到,不過即便是要作為一對父女來相處,多多少少還是有微妙的隔閡。

「肉阿?」說的也是,距離上次打獵似乎是兩星期以前的事情了,差不多也是去看看成果,「那麼,就到另一頭看看?」說不定昨天設置的陷阱會有什麼東西跑了進去,也說不定。


「嗯?要到哪呢?」一邊慢慢走著,輝雪才轉過頭問著,順著轉頭的視線,因身高較高的關係,輝雪看見了不遠處的一個黑影。
「喜歡豬肉嗎?」

然後沒頭沒腦的突然這麼問著。

不過還沒等到櫻鬼的回答,輝雪便一個瞬步消失在原地。

他猶如踩著輕快的腳步來到了那抹黑影附近,在黑影還沒發現自己的靠近以前,輝雪輕躍起來自黑影的正後上方,他將右手高舉,以利爪劃動妖力的朝著那黑影──野豬的腦門一劈。

隨即一聲嚎叫,體積中等的野豬應聲倒下,而輝雪也在同時間悄聲落地。


櫻鬼就這樣看著輝雪突然消失在眼前,當她愣著之際,突然從另一方傳來類似獸類遭受攻擊而痛苦嘶叫的聲音,接著就看見了上一秒還站在自己身旁的高大人影,此時在不遠處現形,還有個巨大的物體倒在了一旁。

她趕緊跑了過去,就這麼剛好的看見輝雪落下的瞬間,也就注意到了對方身上的不對勁。

「您......」在對方說話以前,櫻鬼先開了口,「左手.....是怎麼?」

女子的視線此時集中在輝雪另一只袖子上,因為對方大幅度的動作以及風吹過的關係就更加的明顯──原本該是要有一條成年男性手臂的地方,看來是空空如也。剛剛因為走在男子前頭的關係,她並沒有多加注意,直到現在她忍不住驚訝地看著。


「哎?」
櫻鬼前來的第一句話就讓他愣住了。

哎?

左手?

我的左手……?

…啊。

隨著櫻鬼驚呼,輝雪先是低下頭看向自己的左袖,這才像是想起什麼般的發出『啊』的一聲。

他全然給忘了。
自己的左臂──已經不在了。
本來在剛才,輝雪還有些小心的不讓對方注意到,沒想到像是已經習慣了,不自覺中就給忘了這回事。

有些染上野豬血液的右手先是沒有意義的比手劃腳了下,『那個啊…』的老半天,最後露出了苦笑:

「之前…不小心被其他妖怪給吃了。」


聽到男子的回答,她感覺有些異樣。

「被吃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一邊問出這句話時,櫻鬼的微笑也逐漸淡了下來,她沒有抬頭看對方的表情,只是專注地看著那只空了的袖子。然後她敏銳地連結到了早些時候,輝雪說話有點心虛的樣子,也略猜到了一二。

「您說的有事,就是這件事?」

如果依照她先前對輝雪這名怪異的理解程度,想必他大概又是做出了什麼逞強的事情,然後讓自己失了條手臂吧?而從過往的經驗來看,她猜測那個原因,或許就是為了他先前承諾的──對兩姊弟「保護」的義務。

櫻鬼沉下緋紅色的眼瞳,就這麼盯著輝雪的左側邊。


「啊…」輝雪顯得有些難開口,表情也有點僵硬。

隨後像是認了,輝雪將半舉著的右手自然垂放身側。

「嗯,不過傷口已經給治好了,沒事。」眉頭微微皺著的笑容,看起來是笑著自己那時的粗心大意。


櫻鬼沒回話,就只是看著。

對方所謂的沒事在她看來可不是真的沒事,即使「鬼」是再怎麼樣的強大的妖怪,失去了一隻手等於也少了一份力,帶著這樣的缺陷,將會是多麼危險又不便的事情。因此,她更加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人要做到這種地步,就算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如此輕易就讓自己失了一條手臂嗎?

那份異樣的情緒,就這麼樣地在櫻鬼心中開始滋長。


而沒有注意到櫻鬼那心底的情緒,輝雪抬起頭看向天空。

「出門也有些時間了,早些把這山豬帶回去吧,八重也需要料理的時間呢。」

說著,輝雪走向那頭已斷氣的山豬旁,用著那僅剩的右手抓起山豬的獠牙就想將其舉起並扛起,但卻發現動作正好被肩上的竹簍給卡著了,頓時動作一陣停頓。


櫻鬼看著對方接下來的動作,便走了過去,「還是請讓我來吧。」她邊說著,然後伸手從對方肩上取下了竹簍的肩繩,重新背在自己的肩上。

接著又一語不發地使用裝備裡的繩索,將輝雪獵到的山豬仔細地將頭、身、足給捆實了,才一手拉著繩索的一端打算直接拉起。


「這個粗活還是讓我來吧。」先是被櫻鬼的舉動給愣了下,然後在對方準備扯動繩子時將其接了過來。

輝雪沒有多說什麼,將繩子橫過自己的右肩後直接將這野豬扛在身後,那舉動輕盈的不像有負擔。

接著,兩人便朝家的方向返去。

將野豬放至門口,輝雪並沒有開口要入屋,僅是問著這野豬要放哪而比較方便。


「這裡就可以。」她說道。

然後她也卸下了身上的裝備,先是說了聲「稍等」便走了進去,沒一會兒就打了碗清水給對方解渴。

「您請用。」櫻鬼將碗遞給了輝雪,不過表情卻有些許冷淡,不像一開始掛著明顯的微笑。


「啊,謝謝。」伸出右手接過對方遞來的水,輝雪笑了笑將其飲畢。

說來,這似乎是他們少有的互動,想到這點,輝雪有些小開心的默默笑了。

只是──櫻鬼的表情卻讓他有點在意。

一直以來,櫻鬼在輝雪的眼中都是乖巧的孩子,只是太過乖巧了,他總是猜不出這孩子內心的想法。

不過自己也僅是想照顧他們,所以也一直都沒有去細探。

然而,一直以來用著"微笑"在保持距離的櫻鬼,現在的模樣卻有些異狀。

發生了什麼事嗎?

一邊將空了的容器還給櫻鬼,輝雪露出稍許不明白的神情。


從輝雪那兒接過了容器,櫻鬼正好也望見了對方疑惑的表情。

「大人還需要再一些嗎?」她瞇起眼,又向他笑了笑,好像剛剛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不,這樣就足夠了。」一個回神,輝雪笑著搖搖頭。

待也歇夠了,輝雪朝著一個方向走了幾步,然後側過身。

「我就先走了,那孩子也差不多要返家了。」帶著以往的微笑說著,說完後便簡單的道了別。

此刻的現身,僅是要看看孩子們過得如何、同時也讓孩子知道──他回來了。

招呼也打過了,於是輝雪如平常的先行離去,一陣風拂過,輝雪的身影便消失在原處。

而在輝雪離開後沒一會,一陣振翅的聲響揚起,隨著那猶如數十隻鳥齊飛的聲音,在櫻鬼面前出現了許多白鳥朝他的方向上飛的畫面。

畫面美兒虛幻,即便這當中包含的用意十分簡單,也許是身為長輩的輝雪,想要給女兒一點驚喜一般。


一隻隻泛著霧白色光芒的鳥兒們,在此起彼落的拍翅過後一同飛昇而上,與周圍的氣流融合成一片輕柔的薄紗,朝著男子離去的方向閃爍。

直到那潔白的光影逐漸淡去,風也停了,獨留她一人在原地。

雪白的、綺麗的光輝,正如同那位大人的名字一樣。

雖然個性上與弟弟青鬼不太一樣,但卻可以感受到父子兩人在本質上是如此的相似,純粹而明亮,如水晶般通透,没有參雜任何一點雜質,那種光輝眩目得令人無法直視。

──那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

櫻鬼看著輝雪離去的方向,儘管方才的畫面看來是如此的絢爛美麗,她卻沒有那種單純的感動,只有股焦躁自心中油然生起。

有光的地方必定有影,若要說他們是光的話,那麼她一定就是被黑影包覆著的,那光芒越是閃耀,籠罩在她身上的影子就越是黑暗。

──令人不悅。

他什麼都不明白,什麼都不知道,就對於毫無關係的她視如己出,這樣的舉動和心情著實令人感到焦躁,也相當討厭。

──既然如此,破壞掉就好。

櫻花色的華髮下,原本溫和的緋紅色眼瞳在男子離去了以後,染上了幾分深沉和陰暗。




續下篇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SS連結
連結
Like
*推薦
霜影樣的網站,大推各樣照片和文章
蕃茄咖哩
言片虹日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好友

Search
Backgound music